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二)

第2章 新弟子?洛冰河?

         这次苍穹派的入门试炼古怪异常,不知是谁想的鬼点子,竟然要人挖土,而且一挖就是一整天。所以很多权势家被娇生惯养的小公子们闲这太累太脏,拉住自己家的父母就吵吵嚷嚷,说不想干了,他们要回家。本来参加的一开始有几千人,到结束后就只剩近九百人。
    
       当黄昏时刻沈清秋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十几岁的孩童们有的坐着,有的靠着树,有的更是直接呈大字趴在地上。他们个个都灰头土脸,衣衫脏乱,根本分不清谁是谁,这让一向爱干净的沈清秋脸色变得难看了许多。

      “清静峰大峰主终于来了啊,莫不是一觉睡到了现在,以后我看沈峰主都可以不用醒了。”

        刚落下地来,随手捏了个剑诀,让修雅剑回鞘,沈清秋便听到了齐清萋这句挖苦的话。轻哼一声,他展开手中的折扇,半遮住自己的脸,毫不为意的回敬道:

      “我醒不醒是自己的事,可还没到你乱嚼舌根的地步。再说就算我真的一觉不醒了,总会有人想办法将我叫醒。”

       这个人,不用沈清秋说出来,齐清萋就知道是谁。

     “沈清秋,别以为掌门百般纵容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好歹你也是个峰主,别把苍穹派看作是你家的后花园,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齐清萋顿时不高兴了起来,呃,等等,是一旦遇见沈清秋这个人她就不会有好心情。

        她从很早之前便对沈清秋看不惯眼,明明刚被岳清源带回来的时候天天刻苦修炼,一副很有教养的书生样子。起初她还担心他那小小的身躯能不能扛得住巨大的训练量,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是瞎了,瞎的非常彻底。闲着没事干嘛要自作多情!关键的是掌门到底和沈清秋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对他如此上心,简直可以说是处处维护他。

      “不是你们苍穹派太柴废没人有实力才让我当的清静峰峰主的吗?本来我也不想当这破峰主,那时可是掌门硬要我当的,而且你也同意了,现在又在这里埋怨,齐峰主到底是几个意思?”沈清秋说得很慢,一字一句都咬得十分清晰。他摇了摇画有绿叶翠竹的折扇,冰冷的脸庞上带着极淡的不屑之色,讥讽道。

      “沈清秋!你说话能不能有点分寸!!!”齐清萋急了。沈清秋说她的坏话她倒可以接受,大不了说回去。但说苍穹派的坏话她就无法忍受了。更何况此时正是收新弟子的时候,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一个峰主讲这种话简直是自损自己门派的形象。

      “我一直都有分寸的,起码我还给岳掌门留了面子。”

       “你!”

      “够了!”一旁一直闭目选择眼不见心则净的柳清歌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忙开口制止了他们进一步的争吵。他对沈清秋其实也无半点好感,无奈自己口舌不行,每次和沈清秋争论,吃亏的总是自己。而在武力方面,即使他有优势,他也不能做得太过,毕竟还有岳掌门在。

        柳清歌对岳清源是绝对服从的,不仅因为岳清源是苍穹派的掌门,更因为岳清源有着强大的实力和令人叹服的管理能力。苍穹派如今之所以能够顺风顺水,岳清源可谓是功不可没。这就是为什么上一世洛冰河觉得岳清源是所有名门正派中,最难解决的对手。

       “好了,小九,你说得的确过了。”岳清源见局势不对,也立马劝道。

      “不是叫你在有人的时候别喊我小九的吗?”沈清秋一把拍开了那只理所当然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看着不知何时走到身旁的岳清源,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纠结。为什么,为什么对我这么好?难道是由于愧疚么?小时候的约定,你不是遵守了吗?我们应该……两清了啊……

       该死,心底那个莫名的声音又出现了。远离岳清源?不要连累他?呵呵呵呵,我也想啊!如果可以的话。他像个粘糕一样粘着我,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办?

       是你,沉迷其中了啊……

       不知是谁的叹息响起。

       沈清秋一怔,下意识的,他往后退了一步。

       是啊……沉迷太久,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啊……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接受岳清源的好意。是时候,讲清两者之间的关系了。

       他那时候,是不希望岳七来救他的。

      好奇怪啊……自己明明那么怕死。

      
       苦涩,怨恨,后悔,悲伤的情绪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有他这些年深藏在心里的,有他现在忽然从脑海中冒出来的,一瞬间压得他喘不过气。

      心,好痛……

      要是当初在秋家死了的话会不会一切都不会发生,不会发生后面的事。

       等等……会发生什么事?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来着?

       自己好像忘了……

       他又不自觉得想退后一步,但被两个不同的力道阻止了。一前一后,一大一小。

      岳清源握着他拿折扇的手,正一脸担忧的望着他,手上用力,想把沈清秋拉入自己的怀中。而一位衣服被灰土覆盖,脸上却干净的孩童拉着沈清秋的衣摆,身体虽小,但力气很大,居然和岳清源有得一拼,硬生生将他快要投入岳清源怀中的身体给止住了。当然,岳清源并未动用内力,不然的话这个小孩早被掀飞了。
      
       突然冒出的孩子把众人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当看到孩子脸的一刹那,岳清源的内心翻起了惊涛骇浪,居然是他?洛!冰!河!不过几百年的岁月他可不是白白度过的,他的内心马上又恢复了平静。怎么回事,洛冰河不是再过三年才来到苍穹派的吗?为什么提前了?按道理来讲,坤离镜所创造的世界,时间线与它的拥有者上一世的时间线是一致的,不可能会出差错才对,那到底是为什么……

        相比于岳清源的惊讶,沈清秋更多的是害怕,来自于灵魂深处的害怕。盯着那张稚嫩的脸颊,明明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人,他却觉得十分熟悉,而且是那种化成灰也不会忘记的熟悉。沈清秋狠狠握了握另一只放在衣袖中的手,指甲刺入肉里,微微泛红,试图驱赶那种从身体里窜出的恶寒感。

       沈清秋此刻只想逃离这里,逃离这个孩子的身边,离他远远的,最好永远都见不到他。

       虽然沈清秋已经不记得上一世的事了,但遗留在灵魂里的感觉,是绝不会轻易消失的。

       洛冰河知道,岳清源也知道。

       所以岳清源才会无论沈清秋做多么过分的事情,他都会一笑而过,因为他知道,小九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他生气而已。他,已经不是曾经岳清源了。
      
       洛冰河漆黑如墨的双眼望着自看到他后就脸色苍白的沈清秋,不禁在内心冷笑一声。这么害怕我么,师尊。不过,你逃不了的。他的手缓缓抚上自己的胸前,那里有着一个锦囊,里面锁着一个人的残魂。洛冰河轻轻的抚摸着那里,面上表情不变,维持着一副无辜孩童的模样,可怜巴巴的对沈清秋眨了眨眼睛。

       “收我为弟子吧,好不好?”

       “……好。”鬼使神差的,沈清秋同意了,连他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同意。他唯一知道的是,心里的那股恶寒感现在似乎已经消失了。

       “你的名字。”沈清秋和上一世一样,俯视着洛冰河。青色的衣袂飘飘,发丝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度,秀气的脸上依旧没有多余的表情,宛若仙人,孤傲又不可侵犯。

       “洛冰河。”

------------------------

(写着写着就发现自己写爆了,嗯,难怪写了半天还没写完。正文开始,我好兴奋啊~~~)

洛冰河:看作者的手残程度,啥时候我可以“上”师尊啊……忍不住了。

沐羽翛:我靠,这么快就忍不住了?我还没驾照呢……

洛冰河:呐呢??!!!

沐羽翛:冰哥,冷静,马上我去考。

洛冰河:你觉得我会信你吗?(老子强烈要求换亲妈。)
       
沐羽翛:你怎么可以放弃你亲妈啊!!!(泪流满面)

评论(8)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