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四)

第4章   他是魔族?

       自从沈清秋收了洛冰河和明帆为弟子后,他的竹屋便变得热闹了许多,第二年,他又收了个女弟子,名叫宁婴婴。至于为何要收,那是因为沈清秋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只当她是个乖巧文静的女孩,结果后来才发现,她的聒噪程度和闯祸能力与明帆有得一拼。倒是那个叫洛冰河的弟子比较顺自己的意,即使沈清秋一直以来无视他,他也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沈清秋这三年来其实都挺郁闷的,一是要帮明帆战胜恐高的毛病,二是收了洛冰河这个天赋极好的弟子,他不向外表示表示总有点过意不去。他很羡慕洛冰河,同时也很同情。羡慕他被上天眷顾,修炼功法他需要一定的努力,而别人却要付出比他多十几倍的努力;同情他的经历,小时候先丧父后丧母,又被别人欺凌殴打,独自一个人撑都了现在。

      凭心里话来讲,他对洛冰河是厌恶多一些的。一接近洛冰河就有不舒服的感觉传来,任谁都没办法有好感。哪怕比当初刚见面时的恶寒感好了不止一点,沈清秋也还是无法忍受。

      竹屋里,沈清秋看着手中的书,没有兴趣再读下去了。这几天他好不容易教会了明帆清心诀的入门,也成功让明帆不再恐高了,本来以为可以给自己放个假,结果洛冰河跑来告诉自己他的剑术修行遇到了困难。

      啊……好麻烦。

      把书随便的放在桌子上,沈清秋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屋外的院子里正有一个挺拔的身影在练剑,三年的时间让少年长开了不少,身高已经到了沈清秋的胸前。英俊的脸庞隐隐可以看出雏形,彻底长大后应是个十足帅气的儿郎。

       洛冰河挥剑的动作强劲有力,身形移动间自有一派章法可言,出招快,准,狠,倒是让人难以找到破绽。不过……沈清秋的眉头微微皱起,貌似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虽然对洛冰河没好感,但沈清秋还是决定细心教导他,即使这种教导不是手把手教,而是直接给洛冰河剑谱和功法,让他自己一个人领会。那些剑谱和功法可都是沈清秋凭借多年来的经验编写的,费了不少心血。

       到底怎么回事?按理说应该不会有问题才对。

    “停一下,你过来。”沈清秋冲洛冰河招了招手。

    “师尊,您……您找到我剑术的不对了吗? ”洛冰河见多年来未与自己说过一句话的师尊终于开口了,喜悦之色爬上脸颊,忙收剑一路小跑了上去。

      洛冰河这几年来一直在忍耐,忍耐着要把眼前的人活剥吃入肚子里的欲望。坤离镜创造的这个世界他不懂,他不知道沈清秋为什么没有像上一世那样虐待自己,难道是因为岳清源提前把他从秋家救出的缘故吗?呵,可笑,得到了救赎于是就认为自己是好人了吗?

      装了三年纯真无邪,善良体贴的弟子,洛冰河都快被自己给恶心得吐了。

      快了,等到仙盟大会开始,自己就能够好好玩玩了。

    “把手给我。”沈清秋见洛冰河过来,下意识的想要躲开,不过被他硬生生的止住了。 嘿,真是搞不懂,他只是个小孩子而已嘛,自己干嘛害怕啊?

      洛冰河听话的点了点头,把手伸了过去。在沈清秋握住的一刹那,他的嘴角向上扬了扬,眼眸中闪过一缕让人难以察觉的光芒。

      沈清秋的注意力都在自己握着的手腕上,所以并没有发现后者的异常。闭上双眼,沈清秋将灵力小心翼翼的输入到洛冰河的体内,沿着经脉仔细探查。他对自己编写的剑谱还是挺有信心的,既然剑谱不可能出问题,那么就只有修炼者的本身有问题了。

      他不喜欢和别人太过于亲近,除了岳清源以外的人他都很少接触,所以沈清秋根本没有像其他峰主一样,一旦收了弟子就对弟子进行灵脉检查,看看有什么毛病,以便之后的传授,教导。

      刚开始的探查沈清秋倒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只觉得这孩子的经脉好到让人咂舌,完全就是专门为修仙而生的。可随着越来越深入,他的脸色也越来越严肃了起来。

      一直盯着沈清秋的洛冰河自然注意到了他的变化,当下嘴角的笑意更深。

       洛冰河很好奇,如果提前泄露自己是魔族的信息,沈清秋将会如何面对?是像上一世一样直接清理门户吗?哦,不对,上一世他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他的弟子,何来清理门户一说?

       洛冰河自嘲的摇了摇头。
    
      真是搞不懂自己啊,明明那么怨憎沈清秋,恨不得把他挫骨扬灰,但为什么他死后要不顾一切的去寻找他的碎魂?为什么知道岳清源利用坤离镜复活他后,不惜舍去自己一半的修为也要来到这个镜中世界?

      墨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前者清冷的脸庞,洛冰河情不自禁的抬起另一只手抚摸了上去。为了防止沈清秋的心神醒了过来,他毫不犹豫的使用梦魇之力强行让其陷入了沉睡。

      唉,自己没有忍住啊……

      感受着怀里人儿冰冷的体温,洛冰河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什么时候,你能向对岳清源一样发自内心的对我笑呢?

      洛冰河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他刚刚修炼完了一本功法,从清静峰峰下的树林里返回竹屋时,看见岳清源正握着自己师尊的手,与师尊相视而笑。那时候,他差点就没有收住从自己体内暴涌而出的魔气。

      将沈清秋抱到床上,洛冰河轻轻揉捏着自己师尊淡色的薄唇,犹豫了一会儿,洛冰河还是弯下身来,咬上了那一抹诱惑不已的粉嫩。辗转了许久,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师尊。”他把全部的重量都压在沈清秋的身上,脸靠近身下人的脖颈处,含着对方的耳垂,说话间呼吸全部都扑了上去。

    “咱们来日方长,你逃不了的。”

      沈清秋紧闭着的双眼微颤,被洛冰河咬红的嘴唇轻轻动了动。

    “你是魔族?”

    “对,我是啊,师尊。”

      洛冰河笑了笑。

      师尊,做个好梦吧……

--------------------------

星期四星期五要考试,看还能不能再码一章。我不想考试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要考四个星期,我要死了……

心累……心好累……

哭叽叽~~~::>_<::

不知道有错字没……

评论(3)

热度(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