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八)

第8章  无可解

     “那……那便依了柳峰主,只不过到时候结果如何,还望柳峰主不要食言。”被柳清歌的气势所慑,纱华铃不敢再得寸进尺,认真想了一会儿,倒是一口同意了。

     “我从来都是说到做到,倘若你们赢了,那你们怎么来的就可以怎么离开。”柳清歌语气平静,毫无惧色。

    “好,那小女子就不客气了。”纱华铃也没有想到对方那么简单就同意了,当下偏过头来,粗略得扫视一眼自己身后的一帮魔物,最后目光停留在那拿着巨锤的长老身上。

    “呵,天锤长老,拜托了。”

      柳清歌的后方,一干弟子正斗志昂扬的握着拳,目光炙热的盯着那道不沾一丝杂质的白色。只有一双眼睛和他们不同,洛冰河此时的眼神,冷得可怕。这一世和上一世不一样的地方太多了,不仅是沈清秋对他的态度,还是柳清歌走火入魔没有死,这些都让洛冰河心情烦躁。即使这一世的沈清秋没有对他恶言相向,百般折辱,可这几年来的漠视简直更让人难受。

      沈清秋对岳清源,是暧昧不明;对柳清歌和齐清萋,是展示自己性格恶劣的一面;对明帆和宁婴婴,是多于其他弟子的疼爱;唯独对自己,是当作空气一般,不,不对,连空气都不如,完全就是不值一提的地面尘埃。洛冰河啊洛冰河,为什么你要对沈清秋这个人渣如此上心?他有什么好的?值得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

      哼,上一世与天锤长老战斗的,可是拥有天魔之血的我,自然是不惧“无可解”的,但你们就……洛冰河的嘴角上升到一个诡异的弧度。

      金属撞击声不断响起,天锤长老挥舞着胳膊粗的铁链,一下又一下的往柳清歌落地的地方砸去,每次一砸下,由青砖石铺成的地板都会出现一个大洞,可想而知此魔物的力气有多么大。

      柳清歌将乘鸾的剑气发挥到实质,身形闪躲间,一道道凌厉的锋芒向天锤长老的四面八方斩去,在后者那厚重的盔甲上留下深深浅浅的剑痕,同时,也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响。

      他们俩人纠缠了许久,谁也奈何不了谁,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天锤长老渐渐陷入了下风,估计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分出胜负。

      柳溟烟看着自家哥哥与以前相比略有些笨拙的动作,幅度不大的摇了摇头。看来哥哥是把天锤长老当作练习对象了,这可是魔族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亏得哥哥他胆子大,敢这样做。

      失忆也就代表着本人会忘记生前所学,虽然感觉还在,但也不表示你能想得起来,于是便需要有人帮忙。而最好的方法,就是实战。例如,找个实力与其相当的人进行生死决战。只不过,这风险比较大。

    “柳清歌!”

      忽然,大殿外响起愤怒的声音,一道淡青色的身影闯入众人的视线,使场内柳清歌和天锤长老的战斗不由得停止了下来。

      沈清秋可谓是气呼呼的快步走到柳清歌的身旁,虽然他那秀美的脸上没有表情,但从他的架势就能看出,他此时肯定想直接给柳清歌来一拳。

    “你……”柳清歌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愣在了原地,刚想下意识的说点什么,却被沈清秋毫不犹豫的打断:

    “洛冰河那个死小子呢?”

    “哎!师尊,我在这!”见师尊喊自己,洛冰河脸上的阴翳一扫而光,忙换上人畜无害的笑容,从人堆中冲出来跑到沈清秋的身边,双手恭敬的举起修雅剑。

    “行了,你可以下去了。对了,保护好婴婴。”接过修雅,沈清秋不知道刚才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吐出“洛冰河”三个字的,反正是把他恶心到了。别过头去,冲洛冰河摆了摆手,他实在是不愿看到那张他明明不熟悉却让他打从心底憎恨的脸,也不愿再与洛冰河多交谈一秒钟,可沈清秋又有点放心不下宁婴婴的性子,还是多叮嘱了一句。

      把沈清秋的态度尽收眼底,洛冰河心中一寒。果然么……这么讨厌自己?不过他并没有乖乖听话的下去,而是趁沈清秋不注意间一把握住其手腕。

      如他所料,手感极好,滑嫩的,冰冷的。

    “你!”碍于人多,沈清秋并没有做出太大的反应,但浑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源自心里的那种害怕的感觉又出现了……

       注视着洛冰河温柔似水的眼眸,沈清秋全身如坠冰潭,冷得动弹不得。

    “师尊,弟子会好好保护婴婴师妹的。”洛冰河笑意更甚,他自然是发现了沈清秋眼中的害怕,当下很自觉得松开了手,自信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就蹦蹦跳跳的下去了。

       洛冰河一走,沈清秋便松了一口气,这个死小子太邪乎了,不能再继续留在身边……可自己还没有弄清楚一切……罢了,再观察一段时间吧。中途放弃……可不是他的风格啊……

      和柳清歌并肩站着,沈清秋将修雅剑指向了天锤长老。

    “等一下!柳峰主,这不对吧,说好的一对一呢?!”纱华铃欲哭无泪。怎么忽然又冒出清静蜂的峰主啊!她本来就是看准苍穹派大部分的峰主不在时才来闹事的,目的只是想打压一下修仙派的气势,现在变成这样可不是她心中所想啊!!!

    “的确,我与她已经谈好了,清秋师兄还是先退下吧,您这样忽然加入战斗,对苍穹派的名声恐怕有影响。”柳清歌望向一旁一脸冷漠的沈清秋,纠结了一下用词,这才缓缓开口。

   “我可不同意你的建议啊,师弟。魔族狡猾,我怕你中了对方的阴谋还傻傻不知道。”沈清秋挑眉,这一口一口的师兄他倒是挺受用的。

   “沈峰主,您不能拿一部分的魔族来评判整个魔族啊。”纱华铃是真心要哭了。

      看来……只能用那个方法了,她偷偷瞟了一下站在对面人群里特别不显眼的洛冰河,而正是这时,洛冰河也刚好看到了她的目光,两者对视了短暂的一秒,皆是肯定的点了点头。

     把藏在手中的一颗黑色药丸捏碎,纱华铃眼神中闪过一抹决然。

     对不住了……天锤长老……

   “既然沈峰主也要加入到这场游戏中,小女子拦不了,那就不能怠慢了,加点余兴,还望柳峰主和沈峰主能够玩得愉快。”

      纱华铃突如其来的态度变化让柳清歌的脸色一变,而沈清秋在来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倒只是微微皱眉,他不像柳清歌心思单纯,做事总会先想一步,这是个毛病,是他小时候为了活下去所养成的毛病。

      天锤长老忽然怒吼一声,神色痛苦,口中不知在喃喃些什么。黑色的魔力自他的体内疯狂涌出,仿佛永无止境一般,源源不绝。恐怖的气息,让一些实力低下的弟子隐隐有着吐血的迹象,而柳清歌和沈清秋,却是头皮发麻。

      这是什么秘法?竟然让天锤长老的实力上升幅度这么大!

      糟糕!得迅速解决,弟子们撑不了多久!

      一起上!柳清歌和沈清秋达成了共识。

      把自己全部的灵力凝聚在修雅上,沈清秋的剑招不断向失控的天锤长老的要害处袭去。后颈,心脏,天灵盖,腹部,每一处都不留余地。柳清歌则配合着他的动作,剑芒紧跟着剑招。两人不停歇的攻击,使得天锤长老身上的魔力气焰渐渐被打压了下去。

      眼看着天锤长老快要不行了,沈清秋还没缓缓,余光便瞧见纱华铃往他这边甩了一道魔气,刚一闪开,沈清秋就发现了不对。只见原本魔力萎缩的天锤长老气势再一次大盛,犹如回光返照般,趁着一刹那的空隙,手中的大锤猛然挥向柳清歌!

      这个时候的柳清歌正把全部注意力放在维持结界上,防止有更多的弟子抵抗不住魔气而晕倒,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闲来躲开攻击!

      情急之下,沈清秋不管三七二十一,速度暴增,闪身到柳清歌的前方,将修雅剑横在胸口处,勉强扛下了天锤长老的最后一击。

      鲜血,顺着嘴角划下,沈清秋视线模糊的看了一眼身上的伤口后,就沉沉昏睡了过去,耳边似乎还听到了柳清歌声音沙哑的喊了一句:师兄!

      呵,为什么要帮他挡呢?搞不清楚啊自己……

    “哎呀,搞错人了呢。好心提醒柳峰主一句,那锤子上有毒,而且这毒还是我们魔族顶顶有名的无可解,如果没有解药或是马上做好应急处理的话,嘻嘻,沈峰主的性命可就不保了。您慢慢忙,我们先走了啊~~~”纱华铃捂嘴轻笑一声,也不管柳清歌那要把人千刀万剐的目光,大摇大摆的从苍穹派正门走了出去,只留下了因魔力透支干净而化为粉末的天锤长老。

      洛冰河默默注视着这一切,脸上无悲无喜。

      师尊啊师尊,我不想为难你的,谁知道你会为了一个区区柳清歌连命都不要了!放在腰间的手狠狠握紧,洛冰河心中不甘。这一世,你对所有人的态度都变好了,为什么只有对我……

       呵,也罢也罢,反正柳清歌和岳清源是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无可解的毒效他最清楚,解不了的话,就只能压制,而压制,是有代价的。

      如果想解的话,可要被自己“上”一场啊……

      正好……离干这个的时候也不远了……

---------------------------

写到最后,满脑子的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我还有救么…………

(超字数了,你敢信?而且超了一千多……)

岳清源继续掉线中……
  
     

     

     

    

    

     

    

评论(7)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