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

第10章  仙盟大会

     昏黄色的光晕从悬挂在天花板上的琉璃金盏灯倾泻而下,红幔摇曳间,一道妙曼的倩影若隐若现。四周的墙壁上,镶嵌着金色的骷髅头骸,神态各异,有的呈咆哮状,有的呈痛苦状,有的呈微笑状,有的呈哭喊状,诡异的景象,不由得让人背后生凉。

     大殿的中央,纱华铃不着一缕,侧卧在白玉床上。一手撑起下巴,一手轻轻摇晃着酒杯,腥红色的液体随着她的动作在杯中不断盘旋。

     把看得发直的目光收回,独眼长老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压下了自己心中图谋不轨的想法。

   “圣女,那小子说的话您真相信?”

   “呵,相信啊,毕竟上次可是他给我的秘药发挥了作用,而且,他的身份也很让人感兴趣,竟然对我们魔族这么了解。”上挑的媚眼盯着杯内一会儿上升,一会儿下降的液体,纱华铃笑了笑,将其一饮而尽。

   “但代价却是……“

   “这有什么奇怪的,想获得什么东西,都得付出点什么对吧?世上哪会有天上掉陷饼的好事?”纱华铃说得若无其事。魔族本就不怎么在意情感一类的,天锤长老在她的眼里,只不过是死得其所罢了。

   “那之后……”

   “之后就按照他所说的做吧,尽情的大闹一场,把消息传给漠北君。”手上使力,水晶酒杯瞬间化为粉末。沙华铃打了个哈欠,不得不说,那人的主意不错,倒是帮她省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一开始她的确是不相信他的,可没办法,她实在是抵抗不了他开出的条件。

      渡劫丹,的确是让人难以拒绝呢。

   “属下知道了。”

      独眼长老抱拳退下。

      ………………

      仙盟大会如期而至。

      柳清歌看着自己右边的一人神色冰冷,双手抱胸,别过头去假装欣赏风景。左边的人一脸笑容,正不断的说些安慰的话来吸引右边人的注意力,然而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成效,右边的人似乎是打定主意不理会左边的人。

      坐在岳清源和沈清秋的中间,柳清歌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此刻的心情。默默捂脸,他很想远离这个是非之地。本来他打算站着就行,结果被沈清秋直接一把拉来,被其当作阻挡岳清源的局外人。

      失忆前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啊!!

       沈清秋中了无可解,虽然木清芳和岳清源两人想尽了一切办法成功压制住了毒性,但这也导致了经脉的不通顺,从而使沈清秋的灵力时灵时不灵的。

      面对此番结果,沈清秋已经很知足了,按他的话来讲,总比丢了命好。唯一让他郁闷的是,自己的七哥对自己管的更严了,他想下山走走都要紧紧跟随着,要是门派中事务多的话,就让柳清歌寸步不离的陪着,好像生怕自己出了什么差错一般。关键的是失忆的柳清歌特别的烦,总提醒他那什么的不能吃,那什么的不能喝,对身体有害,不利于他伤口的恢复;有时候还一大早上跑来说去百战峰练练身子。

      喂!说好的要养伤呢?跟你打架就是养伤?!!

      柳清歌你有毛病吧?失忆之后居然变得这么的聒噪!和以前的你完全是两个人啊!!

      感觉到那只不安分的爪子搭上自己的肩膀,沈清秋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爪子的主人后,便毫不留情的拍开了,拍开的同时,还顺手给自己家的弟子们各加了一千灵晶石作为赌注。

      洛冰河这几个月来一直很听话,不,应该说是从来都很听话。

      岳清源对沈清秋实在是盯得紧,就算洛冰河想做些什么都无法下手。这个时候他还不能暴露,至少也得等拿到心魔剑之后才行。

       这次洛冰河的目标很明确,只想着要马上拿到心魔剑,所以不再像上次一样拖沓,速度快得惊人。

       每每看到岳清源粘着沈清秋,洛冰河的心情都差到了极点。要不是自己够隐忍,他估计自己早就按耐不住了。而且他也清楚岳清源的性格,在没有得到沈清秋的同意下,岳清源是不会做出超过两人界限的事。这一点洛冰河曾经嘲笑过,自己想要的人干脆点上了不就行了吗,生米煮成熟饭的道理懂不懂?但现在他却很庆幸岳清源有这样的性格。

      当沈清秋死后,洛冰河才意识到这个人渣在自己的心中占了多大的地位,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处在精神的低谷期,对其他的女人完全提不起兴趣。所以他毫不犹豫的解散了自己的后宫团,反正那些女人又不是真心喜欢他,而他,也只是以暂时爽一爽的心态玩玩。

      既然找到了沈清秋,那他就不会放手了。

      惊叫声,求救声忽然在这片天地间响起,洛冰河对此充耳不闻,他懒得去管那些,也不想去管。把从背后袭来的鬼面蜘蛛用正阳剑劈成两半,他步伐坚定,径直朝着无间深渊的方向走去。

      魔物入侵仙盟大会造成了极大的骚动,从镜中看到自己门派的弟子出现了伤亡,不少门派里有地位的人都急红了眼。其中最为肉痛的自然是弟子投入量最多的幻花宫,不过也亏得幻花宫的老宫主是个懂形势,明事理的人,没有因此乱了阵脚,迅速组织实力强劲的长辈加入救援工作中。

      见状,岳清源给了柳清歌一个眼神后,就闪身进入了结界里。

      对于岳清源的行动,沈清秋根本就不用阻止,他很清楚的知道前者的实力。与其担心他,还不如担心自己的弟子到底怎么样了。

      看着拦在自己面前,一副死也不让他过去的柳清歌,沈清秋不禁觉得好笑。他现在经脉不通,就算他想加入救援工作也基本是不可能的,何必多此一举?

      只是……为什么觉得此情此景那么的熟悉?

      为什么心中有个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参加救援工作,去亲手了结一件重要的事?

      沈清秋最后还是没有去成。

      他想去解开心中的疑惑却不能。

       ………………

      洛冰河站在无间深渊的入口前,盯着下方的黑暗,眼中阴晴不定。

      他上一世的希望,是在这里终结的,被自己的师尊给亲手捏碎。

      没有等到他想见到的师尊,等来的,是拿着玄肃剑,气势滔天的岳清源。

      洛冰河笑了,果然吗……自己想得太多了,岳清源怎么可能会让沈清秋再次到这里来与他纠缠不清。

     真讨厌啊……竟敢三番五次的阻挡我……

---------------------------

你们觉得剧情进展得快,还是慢呢?

    

     

     

评论(8)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