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一)

第11章 无间深渊

     “什么时候发现我的?”洛冰河看着气势骇人的岳清源,不解道。他自认为自己隐藏得极好,连自己都快要被自己给骗过去了。这几年来,他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吃错了药,面对着眼前随时可以吃入腹中的沈清秋,他竟然放弃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只是为了不暴露身份而已。这是洛冰河第一次,对一个人有如此大的耐心,而这个人,居然是曾经自己恨之入骨的沈清秋。

       岳清源没有回话,他现在正在想洛冰河在耍什么把戏,为什么也来到了这个世界,这里应该没有什么值得让洛冰河留念的事物吧?作为坤离镜的持有者,坤离镜的能力他最清楚。如果是没有得到他的允许就擅自闯入这个镜中世界,那么肯定会受到坤离镜的反噬力。反噬力可不是闹着玩的,轻则损失修为,重则危及性命。

       至于岳清源是怎么发现洛冰河也来到了这个镜中世界,关键的点,是尚清华。

      上一世他死后,魂魄游荡之时,他去了很多地方,了解了大部分他所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为什么魔族会挑苍穹派薄弱的时候发动入侵,为什么仙盟大会结界那么牢固,魔族还会进入结界里残杀年轻弟子们。这些,都与尚清华这个叛徒有关。所以这一世他提前做好了准备,在去幻花宫商讨要事时,他带上了尚清华;在仙盟大会即将开始之际,他试探了尚清华。

      事实证明,岳清源还是失败了,即使成功把尚清华从背叛的轨道上拉了回来,防止其与漠北君接触,上面的那一切,还是发生了。

      进入仙盟大会里,他才终于明白了,所有所有的不对劲,都是从洛冰河提早成为苍穹派弟子的那一天开始的。

    “你来这里是想干什么?好好当你的三界之主不行么?”岳清源永远都忘不了洛冰河曾经对小九做过什么,那时候由于自己死的时间太短,他不知道该如何凝聚灵体,费了一番功夫,当他终于以灵体的身份赶到水牢时,看到的是自己的小九四肢被卸,孤立无援的趴在冰冷的地面上,正双眼呆滞的盯着玄肃断剑,不断向前挪动着,身后那一道越来越长的血迹刺痛着岳清源的神经。

     岳清源看着眼前的画面,满脸的不敢相信,世上竟然有这么残忍,这么冷血的人!洛!冰!河!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你怎么敢!!他的双瞳渐渐涌上了好几种情绪:疯狂,自责,后悔,仇恨,心疼……

      忽然,他那透明的身体猛得冲上前去,不断的摇着头,口中大喊着:

    “不------”

     岳清源看见小九轻轻抚摸着玄肃断剑,因虚弱而毫无血色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释然之色特别明显。他几乎是瞬间就明白小九的心思:他要自爆,没错,他要自爆。

      不行,不行啊,小九,你不能死,我要你活着,我要你活着!你不听七哥的话了吗?!!岳清源跪坐在沈清秋的旁边,他想将眼前已经没有求生欲望的人拥入怀中,却发现自己的手直直穿过了后者的身体。他想哭喊,但身为灵体哪还有眼泪?

      他歇斯底里的喊着,叫着,可沈清秋完全没有理会他,这只是他一个人在孤单的唱着独角戏。最后,岳清源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人死在了自己面前,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不,不对,是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沈清秋的三魂六魄消散得很快,岳清源仅仅只抓住了片缕……

     …………

    “你……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和小九的面前!!”想起曾经小九的惨死,岳清源握剑的手上青筋突起,微微颤抖。要不是要弄清楚洛冰河的目的,他现在早就毫不犹豫的冲上前去,把面前之人活活斩杀在此。

   “我的目的和岳掌门一样。”洛冰河看着岳清源站在原地,拼命克制想要马上杀死自己的念头,不由得冷笑出声。岳清源啊岳清源,换做是我,我早就动手了,你果然还是太傻了,傻得让人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要是当初自己知道岳清源在沈清秋心中的地位那么重的话,他哪会杀了岳清源,顶多将其囚禁住,用来威胁沈清秋听命于自己,不过,现在想这些倒是太晚了。等等,也可以说是太早了。岳清源的命,也许以后真的有用,但是如今洛冰河的手上,已经有一个筹码了。

     “你说什么?小九?你……你上一世都对他做了那种事情!还不够你泄愤的吗?你还不能放过他吗?!!”岳清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

     “呵,怎么能这么容易的放过他呢,他可是我的师尊啊……”洛冰河一听到岳清源叫自己的师尊为小九就觉得恶心和不爽,凭什么你这么亲昵的称呼沈清秋能够得到回应,而我得到的,永远都是冰冷的眼神,就凭小时候你和师尊在一起同甘共苦过吗?

      以前的我曾把自己的真心展现在沈清秋的面前,一度认为师尊对我狠毒只是为了锻炼我。直到真相大白后,我才认识到自己的天真。那种希望被碾碎的感觉,只有一世可不够偿还。对吧,师尊?你要把你的一切都给我,不然不算还清我们之间的债啊。

    “你……你什么意思……”岳清源脸色动容,他从洛冰河的语气中察觉到一丝不对劲,这让他很不舒服。

    “没什么意思啊……岳掌门现在是要清理门户吗?那不用你动手,我自己就行。”说实话,洛冰河是真的很讨厌岳清源,和对方交谈没有半点意义,只觉得无趣。冲后者无精神的摆了摆手,做做样子,洛冰河后退一步,身体就向着无间深渊坠去。

     “你!等等!!”岳清源把全身灵力聚集在脚上和剑上两处,劈出锐利剑芒的同时,他的身形如闪电般接近洛冰河。

      然而两道破空声传进岳清源的耳朵,他连忙止住了向前冲的身体,躲过了其中的一道;另一道则与剑芒相撞,巨大的气浪呼啸在这片天地间,引得不少魔物害怕的蜷缩起身子,发出低声嘶鸣。

     完全出鞘的玄肃剑,威力可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抵御得下的。洛冰河已经受了伤,估计很难好起来,没有个几年是不行的,岳清源肯定地想到。这一世,他有了以前的教训,倒没有练功练到上一世那么的凄惨。

     待气浪平静后,地上残留的冰屑告诉他,出手的,是魔族以冰属性魔力有较大名声的漠北君。

    做了这么多的准备吗……洛冰河……

    看来自己还是不够果决啊……

---------------------------

先虐一下七九……珍惜现在七哥的戏份吧,后面就基本上没有他的了……当然,不是马上就没有了……

话说冰九之间的感情好难培养……

“日”久生情吗?……貌似没什么不对……

评论(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