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二)

第12章  邀请

       仙盟大会结束了,除了洛冰河外,沈清秋的弟子们都没有出事。他还记得岳清源从结界里出来,告诉众人洛冰河是魔族,而且这次变故是其一手造成的景象。他们惊异的把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不单单是苍穹派,还有其它的门派。洛冰河毕竟是自己的弟子,自己当然会受到别人的指责,他心里清楚。

       自从知道洛冰河是魔族,沈清秋就做好了随时会被发现的准备,他不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小时候的种种经历告诉他,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一成不变的,如果你不懂得时时刻刻保护好自己,那么你迟早会被如今的这个世态给淹没,最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当沈清秋打算把早就想好的说辞给讲出来,将一切责任与自己远远撇开的时候,岳清源已经先有了动作,自愿把众人的呵责全揽在了肩上。

      回苍穹派的路途中,沈清秋坐在马车里,用折扇撑开布帘,望着岳清源驾马的背影,他重重哼了一声,故意让岳清源听到后疑惑转头的同时,别过脸去,放下了布帘。

      见小九对自己闹脾气,岳清源无奈的摇了摇头。放缓速度,他慢慢接近,脚下集力,他一个轻功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进入了马车里面。

    “出去。”瞧见后者没有得到自己的允许就擅自进来,沈清秋语气微怒,刚欲面无表情的将手中折扇对准其额头狠狠拍过去时,岳清源忽然抱住了他。

      岳清源高沈清秋半个头,此时蹲下身来与坐着的人儿相比,高度一致,正好可以让沈清秋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被突如其来的抱住,换作是别人恐怕也反应不过来。沈清秋本来想推开的,但后者抱得极紧,他很难使得上力,再加上岳清源的身体在不断颤抖,沈清秋不知道七哥在害怕着什么。有什么可以让他害怕的?明明那么的强……似是被自己七哥的反应吓到了,他把即将要推开后者的手变为绕到其身后,环住了岳清源坚实的背。

      得到回应,岳清源的心稍微得到了些许安慰,洛冰河本尊的到来让他想起了上一世。上一世,他没有抱住自己的小九,也没有抓住小九,这一直是他心中无法抹灭的伤痕。

      已经不想再失去小九了……似是下定了决心,岳清源往沈清秋的耳边凑了凑,话语说出的同时,口中呼出的热气全部扑在了前者脸上。

    “小九,七哥我……心悦你。”

      岳清源可以感觉得到沈清秋在听到这句话后猛然僵住的身子,随后只见其条件反射般的松开手,想向后退去,无奈后面是车壁,并没有可供逃走的地方。

       看见沈清秋的这一番动作,岳清源眼神变得黯淡了下来,果然不行么?他其实一直都知道,沈清秋对自己,只有亲情而已,所谓的爱情,他们之间是不可能拥有的,可他真的不想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放弃了啊。

       过了一段时间,岳清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才恋恋不舍的松开了他。目光盯着七哥落寞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眼前,沈清秋此刻的心情一团糟糕。

      他何尝不知道七哥的心意?只不过自欺欺人久了,久到他已经忘了当初是怎么想的。大概是想要别人对他好,又不想要接受别人对自己的心意吧,所以这么多年来,他假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主动忽略了一切过着平淡无奇的日子,呵,他从来就是一个自私的人啊……

      回到苍穹派后,所有的人都很识趣的不再谈洛冰河的事情,沈清秋也没有对这件事情上心。经过上次的表白被拒绝,岳清源的态度还是和以前一样,甚至比起之前更好了。他原本是打算和岳清源拉开距离的,但与后者不冷不热相处了一段时间,沈清秋还是败下了阵来,岳清源对他的好意,实在是让人难以拒绝。

      也许有一天,沈清秋想,自己会被七哥打动的吧,如果不发生后面的事情。

      …………

      沈清秋看着手中的信封,脸色严肃。洛冰河是什么时候放在竹屋里的?他竟然毫无发觉!

      信封的上面还残留着淡淡的法术痕迹,这个法术沈清秋知道,它拥有完美的隐藏能力,当到了一定的时间点,法术失效,东西自然就会显形。

      把信上的内容尽收眼底,沈清秋气得身体发抖,手上灵力涌动间,只见信封瞬间化为了乌有。

     好啊,好啊,洛冰河,你竟敢威胁我?

     秋海棠在我这里做客,师尊要不要一起来玩玩?岳掌门想必对师尊管得特别紧吧?对了,师尊想要知道的事情,弟子可以如实奉告,师尊那么聪明,一些事情恐怕有了点头绪吧?沈清秋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洛冰河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镇定自若的说着信上内容的样子。
  
      明明在他的印象里,洛冰河是个很乖巧听话的人,但为什么,此时他的脑子里想得都是洛冰河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拿着一把他所不知道的剑,砍着一些没有脸的人的画面?

      洛冰河没有在信上写明地点,只告诉他要他下山,去山下的一间名叫“无执”的客栈,那里,会有人来接他,而且强调他必须一个人来。

      秋海棠对沈清秋而言,是生命中的第一道光,回想起在秋家她对自己的种种,他没法就这样放任不管。

      而且……沈清秋不喜欢被别人支配着,不管是一直以来对他管得特别多的岳清源;还是现在威胁他,知道他过去的洛冰河,他都知道这两人很不简单。为什么岳清源了解许多还未发生的事情?为什么洛冰河总让自己害怕?过去没有交集的洛冰河为什么知道自己的软肋?

      奇怪的事情太多了,他得想办法弄清楚。

       既然打定了主意,沈清秋跟明帆简洁的交代了一下,就动身去往山下了。回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跟在自己身后的柳清歌,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阴魂不散。

      还好,幸亏不是岳清源,要不然他真不晓得该如何瞒住后者。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得不说自己的七哥实在是太熟悉他的小心思了。如果是失忆的柳清歌,那就好办多了。

       漫无目的的在镇上逛到夜晚,柳清歌似是终于忍耐不住,向前大跨一步,拦在了沈清秋的面前,他语气不解的道:

     “沈师兄,你这是何意?”

    “嗯?怎么?散步都不行啊?”沈清秋挑了挑眉。

    “天色晚了,我们该回去了,岳掌门他……”柳清歌看沈清秋这副悠闲的样子,有些无奈。最近魔族活动比较频繁,他不得不小心为上。而魔族频繁活动的原因,据说是找到了天琅君的后代,这个说法让大部分的修仙门派处于戒备状态。他们都还清楚的记得,天琅君对修仙界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等一下,清歌师弟还真是反应迟钝,你没发现这个镇上有什么不对劲吗?”沈清秋向街道的四周粗略的扫视了一眼,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忽然,他在一处特别不显眼的角落里看见了一位较为眼熟的女子,当下别有深意的笑了笑,以扇掩面,故意用严肃的口气说完这句话。

     “不对劲?师兄你能不能把话………”柳清歌听的前者的话,还没有细想,脸色就猛得一变,忙向着一个方向看去。

       好强大的魔气!

---------------------------

卡在了关键的地方……嘿嘿嘿……

所以小九这是主动送上门了?……冰哥……快接收你的快递!

评论(3)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