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五)

第15章 感应

      他们两人互相望着,不说话,僵持了半天,最后还是沈清秋深深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银针缓缓放下,收回了衣袖里。该怎么说呢,一旦他遇上洛冰河,他就不知道如何面对。以前的自己仅凭内心里的那份害怕便漠视洛冰河,一直到现在,他清楚,即使性格再好的人估计也忍受不了。

      小时候的洛冰河很爱笑,阳光开朗,脾气又好。在沈清秋的印象里,洛冰河好像是个不会轻易生气的人。明帆那时侯总是喜欢恶作剧,而被其恶作剧最多的人,就是师兄洛冰河。虽然他喜静,但看到自己的弟子们欢声笑语的,他也觉得不错。这让他想起曾经和七哥他们在一起的日子,生活苦点没事,关键的是有自己在意的人,或是在意自己的人陪在身边。

       沈清秋明白,在人贩子的手下苟延残喘着,这样的生活也维持不了多久。就算没有后面秋剪罗的出现,他们这些被亲人抛弃的人,是不会有未来的。所以自己还算是幸运吧,没被七哥放弃,才当上了苍穹派的清静峰峰主。

       沈清秋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对秋剪罗的仇恨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放下,他其实早就可以去秋家讨回自己所受的屈辱,可他不愿意让秋海棠伤心,也不愿让对自己满含希望的岳清源心寒。

      他已经不是过去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沈九了。

    “师尊,你这是什么意思?”洛冰河的心里又一次震惊了。在被沈清秋算计的那一刻起,他便催动体内的天魔血进行着周期运转,试图使血液活络起来,消除全身的麻痹感。但此时沈清秋放下防备是想向他表达什么?凭前者的警惕性,不可能会这么大意啊。

    “洛冰河,你没资格喊我师尊。告诉我,苍穹派和仙盟大会那两次变故,有没有你从中做梗?”沈清秋的语气毫无感情,仿佛不是在对一个人说话一样。同时,他渐渐拉开了与洛冰河的距离。

     “有。”洛冰河是真的受不了,受不了自己在沈清秋的眼中,什么都不是。明明没有了过往的记忆,为什么对自己还是如此冷淡?他的手紧紧握成了拳,上面可以清晰的看见颤动的青筋。不知不觉间,洛冰河加快了天魔血的运转速度。

     “果然么……”沈清秋低声喃喃,没想到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洛冰河说变就变,而且还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至于发生变化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吗……沉默了几秒,沈清秋继续道:

    “秋海棠,你把她怎么样了?”

    “哼,说起这个,师尊你得好好谢谢我,我可是救了她啊。”洛冰河邪魅一笑。

    “我去秋家的时候刚好赶上了秋海棠自杀,差点就晚了一步。后来向别人打听这件事,才知道是秋剪罗这家伙为了攀附一位权贵家,逼迫自己的妹妹嫁给那家长得像个猪头的儿子。真是好笑啊。”没等沈清秋回话,洛冰河一口气把自己知道的说了出来。看着自己的师尊脸色慢慢变得难看,他的心忽然一阵绞痛。虽然在上一世,他已经猜出来了,可没想到秋海棠在沈清秋心中的地位居然这么重!

       一个岳清源,一个秋海棠。呵,沈清秋你个人渣居然会对除自己外的两个人在意到这种程度?

   “那……”

   “放心,秋家已经不存在了。”

      听到这句话,沈清秋的身体猛地一震,他吃惊的望向洛冰河,随后马上又恢复了正常。

     “为什么要这样做?太过了吧!你这样……这样……简直……”

       沈清秋强装镇定,殊不知他的语气在不断颤抖着,已经暴露了一切。

      灭了秋家?那秋海棠岂不是……

      秋剪罗是该死,但……

      不需要做到灭门啊……
  
      秋海棠她一个人该怎么办?以她的性格,她会疯的!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就算再怎么怨恨,他都没有打算灭了秋家!

     “怎么?师尊,我做的不对吗?这是你一直想做的事情吧?啊,对了,师尊你知道吗?秋海棠那个女人可真是放荡啊,跟我属下做爱时别提有多么的淫。”

       瞧瞧你这副不能接受的样子,师尊啊,上一世,灭秋家的人可是你啊!

       既然秋海棠在你的心中那么重要,那我就毁了她!

      麻药的药效已经被洛冰河完全消除,他趁沈清秋还处在震惊中,身形一闪,就重新接近了前者,将其抱在了怀里。在过程中,他隐隐感觉到了不对劲,师尊没有进行丝毫的反抗,太明显了,绝对是故意的。

      没错,沈清秋就是故意的,从他心软,放下银针的那一刻开始。他知道,洛冰河是天魔之血的持有者,天琅君的后代,自己是无论无何也抗衡不了这个对手的,而且,秋海棠还在洛冰河的手上,他不敢轻举妄动。

      可他没有想到,洛冰河居然对秋海棠做了这么多过分的事。

   “洛冰河……你这个畜生!”拽住洛冰河围着自己腰间的手,沈清秋几乎是一口一个字的说出这句话,在畜生这个词这里,他还刻意将语气咬得极重。

    “师尊,我就是畜生啊。”洛冰河的力气忽然增大,似是要把怀里的人捏碎,把头埋在沈清秋的脖颈处,他不要脸的笑道。

      终于听话的一回啊……

      不容易。

   “师尊,只要你乖乖的,我不会伤害秋海棠的。”洛冰河从脖颈一路轻轻舔舐到沈清秋的锁骨,最后停留在衣领露出的肌肤处细细啃咬。

    “够了……”沈清秋哪被人这样对待过,忙不安的扭动着身体想要远离。

     等等……

     自己又一次,没有把她从洛冰河的手中救走……

      海棠……我再次害你失去了所以的亲人……

      对不起……

      记忆的闸门打开,冰冷的海潮涌进大脑内的每一处缝隙,不断进行着冲刷,拍打。全身如坠寒窑,彻骨的凉使人的体温接近零度。呼出的白气里,映射着陌生,却让人熟悉的画面。是曾经拥有,还是不曾拥有?

      孤独的旅人,在一望无际的汪洋里,寻找着引领光芒的道标。

      已经破碎的,即使聚合,也不可能回归原点。

      纵使在追寻,那些已遗忘的事和物,只能虚空一握。

      温热的液体滑落,滴在洛冰河的脸颊,他立刻抬头,看见自己的师尊眼角含泪。
     
    “师尊,你……哭了?”

      洛冰河的心里在这一刻起翻起了滔天巨浪,那么要强,那么注意自己形象的沈清秋竟然在他的面前流泪了?顿时,他懵了。

      在洛冰河的眼里,沈清秋这个人渣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所谓的倔强和自尊。无论多么残酷的刑罚,即使会疼得叫喊,沈清秋也不会哭,更不会向他求饶。他就是被这种性格给吸引的,那时候,洛冰河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荒唐的想法:把自己师尊玷污,彻底粉碎师尊仅存的傲骨!然后他就沉迷其中,无法自拔了。

      是为了秋海棠才哭的么……     

      想拭去对方眼泪的手停在半空之中,洛冰河压下心中疯狂滋长的嫉妒,吻上了沈清秋。这一次,他吻的很浅。

      含着柔嫩的似要滴出水的唇瓣,他久久辗转。

       沈清秋眼睛无神的盯着某一处,水珠在其里面打转。他不动作,只是一味得流着泪。

      众多的情感如猛兽般蜂拥而来,身为浮萍的他,承受不来。

      师尊啊……什么时候,你才能只属于我呢?洛冰河感觉自己在玩弄着一个木偶,半点儿兴趣也提不起来。但口感倒是不错的,和他曾经欢爱过的女子们相比。

      该醒过来了,师尊……沉迷于过去可不好……

      洛冰河抵上了沈清秋的头,只见其额间的火红印记发出淡蓝色的光芒。那里,封印着一个人的残魂。现在,残魂得到了感应,不受控制的想要与另一半融合,成为一个整体。

      洛冰河不会如残魂的愿,因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他祭出残魂,是为了让师尊冷静点。

       把残魂封印在自己的精神海内,风险可是很大的,但洛冰河不怕,因为他有梦魇之力。况且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他没法安心。

    “师尊?”洛冰河小心翼翼的试探。控制人的灵魂可是一件难事,他信心不大,希望没事。

      沈清秋听得呼喊,原本没有焦距的双瞳瞬间明了,茫然的眨了眨,他眼里的泪水已收回。

   “洛冰河……我……我刚才怎么了?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师尊,你还没有察觉到么?”洛冰河语气意味深长。岳清源和沈清秋的关系亲密到让他难以下手,好在岳清源为了瞒住自己的师尊可是用尽了所有的心思,费尽了一切手段,致使其忘记了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自己掌握着的残魂。

      是时候赌一把了。

---------------------------

     元旦快乐!←住口,这不是你更新慢的借口!

     略微打多了点字,算是……额……

     更新慢了好多啊……

     一天一更我是真做不到了……
  

     

     

    
      
     

评论(8)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