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六)

第16章 共识

    “你……什么意思?”沈清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有点紧张。

    “咦?师尊,你不清楚么?弟子以为凭师尊的聪明应该早就发现了呢,难道师尊当初收我为徒没有其它的小心思?”洛冰河圈住沈清秋腰间的手又一次加力,使得前者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老实说,洛冰河原本认为师尊愿意收自己为徒是因为魂魄之间的感应,没想到是另有原因,这倒让他大吃一惊呢。

     “我……”沈清秋欲扒开那只在腰间作恶的手,但一想到对方握着自己最重视的筹码,他的动作便止住了。

     “师尊,其实我们可以联手的。”洛冰河嘴角不怀好意的向上一弯。在苍穹派装作小白莲的那几年里,他时时看见岳清源有事没事的上清静峰找自己的师尊,而自己的师尊总会用各种各样的借口闭门谢客。这很反常,他记得上一世,沈清秋是喜欢岳清源的,不然的话就不会在听到岳清源的死讯后便自爆了。

       沈清秋是开始怀疑岳清源了吗?毕竟坤离镜不可能篡改人的记忆,更不可能消除人的感觉。那么,这一世的变化,师尊是察觉到了么?

      两世之间的差别太大,洛冰河不信自己的师尊察觉不到。

     这是一个赌。

     赌自己的师尊会不会因为他体内残魂的亲和力而相信他。

    “联手?”沈清秋从头到尾都不知道洛冰河在说些什么,话题跳得太快,他反应不过来。

    “我这样讲吧,岳清源瞒了师尊你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是关于师尊你上一世的。”

    “上……上一世?!!你到底……”沈清秋吃惊的盯着洛冰河如墨般深邃的双瞳,想从中找到什么关键的东西,却发现后者的眼睛映射着自己的身影,真诚的不容置疑。

      心中一次又一次响起的声音,告诉自己远离岳清源,远离自己在意的人,还有对洛冰河的熟悉,害怕和亲切,那原来是上一世遗留下来的直觉吗?

     这貌似说得通。

     在与洛冰河额头相抵的那一刻起, 沈清秋没来由的更相信洛冰河说的话了。

   “如果真有上一世,那我和你的关系是什么?”沈清秋问出了困扰他很长时间的问题。他对洛冰河的感觉,太复杂了。熟悉?只要上一世认识就行了;害怕?是不是说明上一世洛冰河对自己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让自己对他产生了极深阴影?可这样就解释不通亲切是怎么回事了。

   “伴侣。”洛冰河极快的回答。

   “什……什么?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别骗我!”沈清秋果断的狠狠摇了摇头,自己上一世绝对不是断袖!

    “我没骗你。”洛冰河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不相信。”沈清秋不是傻子,就算自己对洛冰河有亲切感,但也不是关于那方面的。反而像是……一个整体?等等……似乎偏得更远了……

    “说实话。”沈清秋语气微怒。冷静,冷静,自己在对方面前失态过多少次了?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得打破现在被洛冰河牵着鼻子走的状态。

    “这就是实话啊,师尊,我看起来那么不值得你相信?”洛冰河故作郁闷。

   “不告诉我实情,你这让我如何相信?”沈清秋直接否定了洛冰河先前的说法,自己看上去是那么容易被唬的人吗?洛冰河,别给我得寸进尺!

     自己上一世如果真是你的伴侣,老子现在就一扇子拍死你!

    “哎,师尊你能别这么敏感吗?好吧好吧,弟子我说实话行了吧?”洛冰河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可不能把沈清秋逼怒了,要是发生什么变故的话,那自己还真是玩脱了,到时候有得他哭。

   “岳清源那家伙对师尊可谓是情深意重,前世看见师尊你死了,于是几百年来次次放弃了转世的机会,寻找着坤离镜,想复活师尊,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我呢,两世都是师尊的徒弟,只不过上一世弟子不肖,给师尊造成了许多麻烦,但师尊对弟子我疼爱有加,没有过于追究,可弟子实在是万分羞愧,当听到师尊复活的消息,就想尽办法来到了这个坤离镜创造的世界。”洛冰河一脸的严肃。“弟子猜测师尊失忆应该与岳清源脱不了干系,因为前世我和他都心悦于师尊你。”

   “你说的……句句属实?”把后者说的话全部仔仔细细的过滤一遍,沈清秋的大脑一道巨雷劈下,眩晕了半天,他震惊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真的像洛冰河所说的一样么?七哥,我沈清秋何德何能值得你愿意牺牲如此大的代价来这样做?

     我欠你的,已经够多了,为什么还要我承受更多?

     我,没有资格啊……

     他的心,一阵阵绞痛。苦涩的情感,不断侵袭着他的四肢百骸,似乎有一些,是属于上一世的。

   “绝无假话。”洛冰河回答肯定。注视着自己师尊刹那间变得惨白的脸,他因诡计得逞而兴奋的内心,又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恨意。

     既是恨沈清秋,也是恨岳清源。

     沈清秋得到心中的那个答案,身体僵硬,像是要寻求安慰一般,面无表情的反手抱住了洛冰河,头靠在坚实的肩膀上,他的泪水,再一次滑落。

    “我想要七哥解脱,我想要他能够好好的投胎转世,我想要他忘记我,洛冰河,我们联手吧。既然是坤离镜创造了一切,那么我们就想办法逼出它,然后毁了它。”沈清秋闭上眼睛,轻声道。他隐隐记起了一些事情,是关于秋家的,是关于自己与岳清源发生过的种种过往的。

      当然,洛冰河没有让他记起半点关于自己虐待他的事情。

      他避开了所有对自己形象不好的记忆。

      而且洛冰河只是让沈清秋想起了一些片段罢了,灵魂不完整,记忆怎么可能全部找得回来。

      洛冰河早就知道这样做沈清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但当他真的看见这一幕,只觉得心里难受的很,压抑得极不舒服。

      自己真心喜欢的人,偏偏是沈清秋。

      沈清秋在意的人,偏偏没有自己。

   “好,师尊,听你的。”洛冰河声音温柔。一下子让沈清秋接受了大量不属于这一世的记忆碎片,他担心前者的情绪又会不稳定,所以也不敢再做些越轨的举动。

       沈清秋此时的意识一片浑浑噩噩,在得到洛冰河确切的回答后,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自己好像每次一接近洛冰河,就会变得好奇怪,尤其是脑袋,特别的痛。

      等等,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洛冰河,你到底是我的什么人?总觉得你没那么简单啊……

      …………

      …………

      洛冰河一把将昏迷的沈清秋抱起,只觉得对方轻得不像个男人。细细端详着师尊难得安静的脸庞,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句:不愧是自己看上的人,真美。

     慢慢走到客栈的阁楼,他把师尊放在了床上。

      客栈的大厅和阁楼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大厅与寻常客栈的大厅并无差别,而阁楼却像是被人刻意装饰过的,由金石砌成的墙壁散发着柔和的光晕,摆放着的夜明珠在夜色里微微泛着蓝,白色的床幔随着偶尔吹进房内的微风徐徐飘动,使床上的人儿显得十分的朦胧。

      洛冰河坐在床边,最后抚摸了一会儿沈清秋的嘴唇便下了楼。

     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

更新这么慢,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评论(15)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