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八)

第18章   决定

     金兰城虽说不是个中心大城市,但起码也是个人口基数不少的城口。原本热闹非凡的街道变得只有零零碎碎的地摊还摆着。瘟疫来得凶猛,人们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有一些人开始发病,症状怪异非常,让众多大夫摸不着头脑。

      这是瘟疫席卷的第四天,已经有十几人死亡,几百人有了得病的迹象。一些人因为害怕决定暂时迁移到别处;一些人因为家族的资产倔强的选择留在金兰城内;还有一些人因为自身贫穷或是父母不便只能守在家里。

      大概是瘟疫的缘故,金兰城内一片死气沉沉,连最近几天的天气都是乌云蔽日的,不见一丝阳光。

      岳清源一进城,就看见许多人正在收拾行李,马车停在各自家门口,准备出城避难。

      随手拉一个人问了下,他便知道小九肯定在这里。

      那个人告诉他,几个时辰前有个跟他们一行人气质相同的家伙,貌似是个仙师,说什么我们不是得了瘟疫,而是被魔族一种魔物身上的毒给感染了,叫我们身上没有出现红疹的人赶快出城,现在估计在医馆里察看病人的情况呢。

     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岳清源没有片刻的迟疑,直接让柳清歌去金兰城的周围转转,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而他和木清芳则奔往了医馆。

     岳清源的速度快得惊人,这让一直追随在其后方的木清芳神色很不自然。他一直知道掌门师兄和沈师兄的关系不浅,但从未往那方面想过,但以现在的情形,只要是个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情谊,早就超越了同门师兄弟。

     木清芳觉得,自己心目中的掌门形象,崩塌了。

   “小九!”一推开医馆的大门,看见那道翠绿色的身影,岳清源没控制住的喊出了声。

   “掌门?”沈清秋原本在搀扶着一位身形消瘦的老人向隔间走去,听得熟悉的声音,反应迅速的望向了门口,与岳清源的视线相对。不过马上他又收回了目光,低头轻声对老人说了一句什么,那老人连忙点了点头,巍巍颤颤的拄着个拐杖,止住了步伐。

     对着药柜旁的小童子招了招手,眼神示意了下这边的老人需要帮助,自己有事后,沈清秋才不紧不慢的走向了岳清源。

   “小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个人单独行动有多么危险!要是随便遇到个魔族,你该怎么办?”岳清源见沈清秋接近自己,一个跨步就抱住了后者。与洛冰河的粗暴不同,他很温柔。

      这个世界是他利用坤离镜创造出来的,他可以引导这个世界朝着他所希望的轨道运行,但前提是没有外来者插手,可现在洛冰河来了,那这个世界的变故就不是他所能掌控得住的。

      如同一个钟表,齿轮慢了,快了或是坏掉了,它的时间指向便不准了。

    “掌门,清秋我还没弱到那种地步。”沈清秋的眼神莫名的闪烁了几秒,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轻轻推开了岳清源。

     七哥只带了木清芳过来了么?不,不对,柳清歌应该也来了。

     自己的七哥,一向很谨慎啊。

   “木师弟来得正好,我并不擅长医术,只能看看中毒的深浅,后面的隔间里有许多患了病的人,我已将他们安顿好了,虽然这样有些唐突,但还请木师弟去试试解毒吧,至少有点希望。”沈清秋目光越过岳清源,看向晚了一步进入医馆的木清芳,缓缓道。他的意思很明显,是想找个借口引开木清芳,好让他和岳清源单独谈谈。

      木清芳知道前者的意思,迟疑了一下,随后,便一声不吭的径直去向了隔间里面,离开时还不忘偷偷瞟了一眼沈清秋和岳清源两人,表情难以描述。

      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啊!不过……沈师兄是和掌门闹别扭了吗?

     掌门……你不行啊……

     唉……长路漫漫……长路漫漫……

     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

    见木清芳拨开房帘,一头栽进了隔间,岳清源嘴唇微张,刚欲询问自己的小九此番举动用意何在,就被沈清秋用食指按住了口。

     沈清秋摇了摇头,示意岳清源暂时不要说话,向四周扫视了一圈,确认没人后,他改为拉着对方的手,走出医馆,朝着一个方向快步奔去。

     岳清源还沉迷于先前沈清秋的手指按在自己嘴唇上的画面里,没有回过神来。那冰凉柔软的触感,带上一丝清淡的药草香,沁入他的脑海,久久不散。

     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为小九的一举一动而深陷其中,无法挣脱。

     当岳清源的意识回来后,他已经被沈清秋带到了一个他所不知道的地方。这个地方,是一处偏僻的茶楼。

      一路上,沈清秋一直沉默着。七哥不说话,他只当对方是在配合着自己,要是让他知道前者是在回忆刚才如蜻蜓般点水的感觉,他估计马上就是一把折扇扔脸上去,大骂七哥你天天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这是个掌门的样子么?!!

      继续被沈清秋拉着走上茶楼的第二层,岳清源才发现自己一直握着小九白皙的手。盯着前方比寻常男人瘦弱得多,腰也细得多的背影,他眉头狠狠一皱,明明这一世自己照顾得不错,为什么小九还是长得不好?太瘦了!

    “七哥,要是我做些过分的事情,你会生气吗?”沈清秋忽然松开了手,问了一句在岳清源眼里不着边际的话。

    “会,不过我相信小九不会做。”岳清源没有半分迟疑,答道。他隐隐觉得今天的小九有些反常,但是又说不上来反常在哪里。

     貌似对自己的态度太冷淡了点?

      不,小九对他从来都是时冷时热的,只是这句话,引人深思啊……

   “七哥,我知道了。”沈清秋低垂着眼,让人看不清楚他在想些什么,似是放弃了一件事情,他抬起头,苦涩的笑了笑。

     沈清秋很少笑,尤其是这种充满了悲伤的笑,岳清源几乎是瞬间再次抓住了小九的手。

      岳清源想到了上一世沈清秋选择自爆时的笑容。

   “小九,你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岳清源害怕起来了,握着对方的手微微颤抖。

   “没事,只是突然间有些感慨而已。”沈清秋也握上了岳清源的手,力气很大,但不会让岳清源感到疼痛。

     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么?

     他的双目忽明忽暗。

    “小九,有什么事说出来吧,七哥会帮你的。”

     他没有回答,只是一味的注视着岳清源。

    “小九,你怎么了?”岳清源继续试探性地问道。

    “七哥,你快离开这里。”沈清秋后悔了,他也许不该相信洛冰河的一面之词。

     一点儿证据都没有,自己为什么会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等等,小九,告诉我你到底发生了什么?”岳清源另一手按住了沈清秋的肩膀。

     小九的确不对劲!

     昨天晚上小九肯定经历了什么!

    “七哥,你听我这一回,信我,离开这里。”沈清秋神情焦急,刚想把岳清源用力推开,却发现自己的头又一次疼了起来。这回,与以前不同,疼得让他根本无法思考。

    “唔……”

      脑袋,像是被千万根针扎一般,刺痛着他的神经。又像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撕扯着一般,让人恨不得就此放弃挣扎,任意识流向虚无。

     冷汗,顺着额头滑下,沈清秋艰难的不让自己的眼睛闭上。

      洛冰河……呵……我早该想到的……

      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

  “小九,小九,小九!”岳清源着急的喊道。手足无措地紧紧抱住沈清秋,看着小九咬着牙,死死忍住叫声的样子,他心疼得要滴出血来。可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九承受着一切。

    “小心……洛……冰河。”沈清秋痛苦的喘了半天的气,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

     好难受啊……七哥……

     我睡一会儿……

     就一会儿……

     你不能出事啊……

     该死……

     沈清秋终于忍受不住得闭上了眼。

--------------------------

咱们来虐虐吧,虐虐更健康~~

等等,为什么自己总虐七九……

同志们,你们觉得冰九虐吗?

其实这章是间接虐了冰九……

虽然变成了两天一更,但字数多了!

然而只多了几百而已……

分分钟打脸……
   

    

    

    

    

评论(5)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