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FF7】【CS】记忆的暖阳(一)

•每个人物我都很喜欢,所以就当所有人没死
•S受!S受!
•多人友情向
•治愈系列,有后续
•日常生活,我就是想看看所有人的相处模式

    “所以说现在是在干嘛 ?”卡丹裘一脸的鄙夷,看着克劳德在屋顶上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声音特大,逼得他早上五点钟就起来了,自己昨天晚上可是完全没睡好么!

    “修房子,听说克劳德和萨菲罗斯昨天晚上打起来了,而且还是在卧房里打的,幸好被扎克斯及时拦住,要不然的话你今天就会从废墟中爬出来。”蒂法忽然出现,把卡丹裘吓了个半死。

    “又打?他们俩有完没完?”卡丹裘嘀咕了一声,之前的气势在听到萨菲罗斯这四个字后便立马萎缩了下来。不开心地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头,他选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蒂法看着渐渐走远的黑色身影,无语的摇了摇头。心说果然还是个不听话的小孩子,需要一定的教育啊,改天去教教他。

     就和教罗兹这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特别强悍,但却喜欢哭的软包一样?

     暴打一场?

     貌似没什么不对……

    反正萨菲罗斯又不怎么管管他们这三个弱智儿童。

    “克劳德,工具我放在这里了,需要我帮你递上去吗?或者修房顶?”她对房顶上的金发青年柔声道。

    “蒂法?啊啊,不用。”克劳德明明记得自己是让尤菲带工具过来的,怎么换做是蒂法了?算了,算了,估计那家伙是不想见到萨菲罗斯吧。

     老实说,他现在很苦恼,自己以前一直用的是重型武器,也习惯了使重力,如今让他减小几千倍的力把钉子敲进木板里,他还真是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总是下意识的用大了力,把木板敲了个粉碎。

     自己敲碎了多少木板呢?

      又成功钉好了多少木板?

     虽然自己渐渐找到了感觉,但他可不想再一次去巴雷特那里拿木板过来。

     烦躁的挠了挠头,克劳德救助般的望向了蒂法。

    “说好的不用呢?”蒂法忍不住笑出了声。后来,又像是发现了什么,她冲克劳德意味不明的眨了眨眼睛,便转身走了,留下一句让克劳得摸不着头脑的话:

    “自然会有人帮你的,反正不是我。”

     不帮就不帮嘛,一个个就是想看我的笑话是吧?扎克斯就算了,连蒂法也是。

      等等,好像还有个叫杰内西斯的……他是谁啊?一大早跑到这里来说要和萨菲罗斯决个高下。
  
      想和萨菲罗斯打,是不是大脑有病?

     沉思间,一道寒光闪现,反应迅速的他连忙弯下腰,与锋利的刀刃擦脸而过。

   “随便走神可不好,要是刚才我没有手下留情,你估计已经人头落地了。”

     清冷的声音传来,克劳德抬头,看见一道扇动着单翼,穿着黑色长风衣的身影悬浮在半空中,对方的左手上,握着一把长度吓人的大太刀,还保持着先前砍人的姿势。

     来人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洒而下,过了腰间。俊美的面容,高挑的眉眼,皮肤上泛着健康的麦黄色,碧蓝色又透着一抹幽绿色的眼瞳此时正高傲的盯着克劳德。

    “萨菲罗斯?你还想打?房子还要不要了?”克劳德语气颇为无奈。

    “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你这笨手笨脚的样子,所以来助你一臂之力的。”萨菲罗斯勾唇一笑。

    “你这是在帮我么?”克劳德随手将几块木板甩出,稍微阻挡了下剑刃的攻势,使得他有足够的时间来躲避。萨菲罗斯的剑招他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即便现在对方明显的没有尽全力,但武器不在自己手上,他还是能谨慎就谨慎些吧,免得托大了。

      萨菲罗斯冷冷盯着在自己的攻击下,小心移着步子,能进行防备,又能保持姿势不从屋顶上掉下去的克劳德,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手中的正宗猛然加快了速度。虽然看着前者像个青蛙一样东跳西蹦的挺搞笑的,但他更希望前者狼狈的滚落下去。

     攻击加快,克劳德的脸上没有一点儿的慌乱之意,反而在闪躲的空闲里朝萨菲罗斯意味不明的瞧了一眼,使得萨菲罗斯心中警铃大作。

     他又想搞什么鬼?

     手轻巧的一个翻转,正宗就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把克劳德向他面门丢来得木板一一斩成碎屑。萨菲罗斯也没想单方面的虐待克劳德,只是昨天晚上自己又输了,而且还输得莫名其妙,让他心里不舒服罢了。况且刚才对方修房子的样子,真是没眼看下去了。

     扎克斯那家伙呢?修房拆迁这种事不是他最擅长的么?

     要是扎克斯知道萨菲罗斯此时心中的想法,估计会忍不住吐槽,长官,到底是谁更擅长修房拆迁啊?每次你和克劳德一交手,不毁灭几个山头还算是好的了,我本人明明温柔多了!

     虽然心里极其不爽,但萨菲罗斯没有再继续加大攻势,因为他可以看出,克劳德已经隐隐有应付不来的样子,想必支撑不了多久了。

      微微喘了口粗气,克劳德无语,这么无聊的事情真不敢相信居然会发生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忽然,他的目光被一处吸引了,心里暗笑几秒,他只想说,时间真巧,刚好自己也准备动手了。

     赌一把吧。

    “扎克斯?”克劳德假装惊讶,停住了移动的身子。

      眼见正宗即将砍向克劳德的脖颈,萨菲罗斯也停住了动作。他当然不会相信克劳德的话,太假了好吧?不过,他倒不会真的一刀下去要了前者的命,毕竟只是玩玩。

     他有什么目的?这根本就不像他的作风,他可不会做些没有用处的举动。萨菲罗斯在心中想到。

      似乎早就知道萨菲罗斯不会轻易被自己骗,克劳德没有对此感到遗憾,反而一把抓住刀锋,然后用力一扯。

     萨菲罗斯哪里会想到克劳德会这样做,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再加上刚才他走神了那么一刹那,身体便被巨大的力量拽向金发少年的面前。后来他眼前一黑,只觉得自己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随着重力向下掉去。

     我靠……

     谁他妈的脚滑了?!!

     一声巨响。

     重,非常的重。这是萨菲罗斯意识清醒后的第一个想法。

     此时的克劳德牢牢的将萨菲罗斯禁锢在自己的身下,他的腿不知何时插入后者的双腿间,大概是下落的时候太混乱所导致的。对方长长的睫毛扫在他的脸上,让他心痒难耐。

    两人互相对视着,在别人眼中可谓是含情脉脉。

   “……”碰巧赶上这一幕的扎克斯成功被雷到了,像个雕像一般的站在了原地。

     老子……眼睛疼……

     昨天晚上就算了,怎么现在还……

     谁来烧了这对狗男女?啊呸,说错了,狗男男……

     白日宣淫可是罪啊!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扎克斯心里平衡了点----萨菲罗斯一脸生气的用单片翅膀把克劳德拍飞了,而且力气还不小。

   “扎克斯。”萨菲罗斯从地上站了起来,脸色依旧还有些难看。淡淡瞟了一眼来人,他缓缓开口叫了一声自己下属的名字。

     看来先前克劳德没有骗他,扎克斯的确是来了。

   “在。”

   “等会去把那家伙埋了吧。”

   “是”扎克斯想都没有想的回答了,当他意识到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嗯??????”

       埋了?你确定?不会埋了之后又要我刨出来吧?

   “阿门,愿主宽恕克劳德。”

   “阿门,愿主宽恕克劳德。”
  
   “阿门,愿主宽恕克劳德。”

      卡丹裘,牙兹,罗兹三人组忽然从一旁的草丛蹿出,整齐的说道。他们,已经看戏好久了。

   “等等,我还没埋呢!”

      呃……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很不负责任的话,扎克斯无奈扶额。话说你们什么时候躲在那里的???

    “你是亲队友么?”
   
    “你是亲队友么?”

    “你是亲队友么?”

      三人组继续搞事。

     “好啊,三个小鬼头居然套路我?”

     “谁是小鬼头?外表看上去我们都差不多吧?啊,除了咱们的老大。”牙兹反驳道。

     “嗯,的确。”罗兹附和。

     “……”卡丹裘表示,不想和这两个瞬间卖队友的人说话。

     “……”你们说的好有理哦!我竟然无法作出评价。才怪呢!扎克斯给了他们三个人一人一拳。

     以后有时间就教你们重新做人!

--------------------------

-------------------------

算是预告吧……

知道这个cp很冷门……

评论(2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