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十九)

第19章 现形

      这变故发生得很快,在听到沈清秋说出“小心洛冰河”五个字后,岳清源几乎是瞬间就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是在找沈清秋残魂的时候发现坤离镜的,当时他还没有决定马上复活沈清秋,毕竟魂魄不全,他怕自己一个失误导致手上仅存的魂魄灰飞烟灭。直到岳清源又在世间漂流了十几年,没有得到任何的收获,他那时已经近乎绝望。幸好上天再一次给了他机会,他寻到了能量源,可以和坤离镜匹配的能量源。

     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坤离镜在修仙界中可谓是神器般的存在,而能量源与其相比,虽然常见得多,但要找到个个完全适合的,也是难如登天。
  
     上述两者既然被岳清源收集齐了,他怎么能守着宝物,什么也不做吧?

     于是他创造了镜中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复活了灵魂残缺的沈清秋。对他来说,小九失忆了何尝不是个好结果,没有痛苦的回忆,也就不会陷入憎恶世间的漩涡中,为了自己的不公而让怨恨遮住了眼,即使没有迷失自己,但那所做过的事,会给别人产生极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人的一生。

     另一半灵魂的去向岳清源一直不知道,他坚信不会有人和自己一样收集小九的碎魂。他清楚,小九做了太多的错事了,所有在其身边的人都不会选择帮助他找回灵魂,真正在意并且愿意舍弃一切的,恐怕只有自己了。实在是太讽刺了,他为什么没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洛冰河的身上?上一世是如此,这一世也是如此,自己真是不长记性!

     沈清秋仅仅只是小时候对洛冰河恶言相向,任意凌辱,后来就遭受了被削去四肢,囚禁在水牢内不见天日,只靠金丹撑着一口气等种种对待,这足以说明洛冰河是个报复心强得离谱的人。岳清源可以体会到处于孩童时期的自尊心被狠狠践踏的滋味,那是一种你渴求着希望,对未来充满幻想,认为自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事物,最终却是自己一厢情愿,处在地狱的门口不自知而已。

     不管上一世最后怎么样了,他都已经放下了众多的感慨和悲叹。那些过去了的事情,根本不值的人们长久的回忆,除非是铭刻在脑海里,对自己尤为重要的事,它能让你一生无法忘却。洛冰河来到镜中世界,直到刚才他还认为是对方放不下过去。可现在他知晓了,洛冰河是缠上了自己的小九。不然的话,他是如何控制小九的精神之海的?这同时也验证了他在无间深渊跟自己说的话:他的目的与自己一样。

     喜欢上对自己百般刁难的人吗?洛冰河,你怎么做到的?

     怀里的沈清秋因为极致的疼痛拽住了岳清源的衣服,脸色变得越来越苍白,眉头皱得很深,身体不停的在颤栗着,出的冷汗浸透了后背,但是他仍然没有半点服输的意思,像一只受伤的小虎,蜷缩着,不许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模样,如果它还清醒着,估计陌生人一接近,它就会反咬一口,让人鲜血淋漓。

     岳清源是真的不愿小九这么痛苦,面容纠结成一团,他似是妥协般的深深叹了一口气。

     小九啊,你受的苦,够多了。

     七哥总是如此没用。

   “洛冰河,停手吧,我们谈谈条件。”岳清源虽然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觉得洛冰河喜欢沈清秋,但以对方那反复无常的性子,难免不会出现一些意外,这可不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自己必须处处提防小心。心念至此,岳清源的手上,剑诀已然成形。

     能拼还是可以拼一下的,自己是处于优势的一方,如果快速拿下洛冰河,小九就不会有事。可这样做风险太大,他希望洛冰河是个识实务的人,懂得见好就收,要是小九出了任何问题,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洛冰河!

   “岳掌门,咱们的确是要谈条件,但你这有谈条件的样子么?”

      知道自己行踪暴露,洛冰河解除了隐匿气息的空间法术,从茶楼第二层的屏风里缓缓走了出来。目光停留在沈清秋虚弱的脸上几秒,旋即,移向了岳清源的身后。不得不说,前者的耐心使人叹服,杀意克制得让他完全感觉不到一丁点儿的痕迹。如今在他面前的岳清源,与以前的岳清源截然不同,正直得不容违背的性格还在,但难以发觉又步步为营的小心思和小动作是曾经没有的。无形的气势从其身旁散发而出,笼罩着洛冰河。

      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在岳清源的身上体现得十分全面。

     感官灵敏如他,怎会不知岳清源的真正想法?

   “呵,这是和你学的。”岳清源还忘不了自己上一世是遭洛冰河暗算而身陨的。

   “那我是不是该感到受宠若惊啊?岳掌门?”与前者毫无波澜的双瞳对视,洛冰河半咪着眼睛,嘴角的笑危险至极。他将两只手背在身后,让岳清源看不见他早已握得骨结泛白的五指。

     控魂之术是他从梦魇那个老家伙口中撬出来的,费了很大的功夫。修炼了数百载才仅仅掌握了第二层,本来以为足够干扰沈清秋的记忆让其相信自己,结果还是没有多大的成效。这能够说明,不是中术之人意念强大,就是你触动了他最为重视的底线。

     宁愿自己受噬魂之痛,也不愿伤害到你所谓的七哥吗?好啊,好啊,沈清秋,我看你能支撑到什么时候!别忘了,你的一半灵魂都在我的手上!

     控魂之术发动的条件是,要有中术之人的凭附之物,或是一部分灵魂。所持有的凭附之物在心里的地位越重,法术效力就越大,同理,所持有的灵魂越多,效力也越大。不过,随着使用的次数的增多,不仅会对中术之人造成伤害,而且还会反噬施术者自身。所以,控魂之术被人们称为禁忌之物。

     何苦呢,小子。

     梦魇叹息一声。

   “我没时间和你废话了,洛冰河,我不知道小九为什么会这样,但和你手上的残魂脱不了关系吧?”岳清源死死锁定着洛冰河,仿佛一只野兽,盯着侵入它领地的敌人。

    “岳掌门心底不是已经清楚了吗?还问我干什么?”洛冰河不屑的哼道。

      得到想要的回答,岳清源没有迟疑的,将捏好的剑诀改为一道繁杂的手印,只见灵力似泉水在这片空间里涌动,白光闪烁间,一个如人上身般宽大的镜子在虚幻中渐渐成形。神圣的感觉从镜面上传出,叫人心生畏惧的同时,也让人移不开视线。

      由白水晶构成的边架,密密麻麻的雕刻着奇怪的符文,薄膜的镜面上光华流转,引的周围的空间堪堪震动。

    “你的目的,不过是要破坏坤离镜而已,那你现在就试试看啊。”

     岳清源的话语,充满了自信,一丝畏惧都没有流露出来。

     既然被称为神器,哪有这么容易被毁掉的道理。这一点,他们两人都心知肚明。

   “哼,谁告诉你,我的目的是摧毁坤离镜了?岳掌门,你还是天真啊。”洛冰河嘴角的弧度越来越明显。将沈清秋的魂魄带离这个世界,又不是只有破坏掉坤离镜这一种方法。世间所有的人和物,没有什么是完美的,总会有一些缺点存在。而坤离镜的缺点,毫无疑问就是供给能量的能量源。

      如果自己所料不错的话,那能量源,是沈清秋的身体。

      想要残损的魂魄成功降临于世,没有特殊的手段,估计在一接近凡世,便会直接化为碎屑,随风飘散。更不用说寄附在灵力强盛之物上以肉身存活。

      万物,皆有灵。当灵力经过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增强时,有一定的几率可以化为自己的意识,于是,它们的称呼,就变为了灵兽。神器,按相同的说法来讲,可以算是灵物,它们也有自己的意识,只是灵兽的另一种存在形态罢了。而能量源,是死物,相比之下更适合于寄附。

     岳清源是想不到洛冰河知道这些的,因为他,有一位活了上千年的前辈啊,不,是师父。

      名义上的师父。

     『臭小子,把老夫当作百科全书了啊?』梦魇在洛冰河的精神世界里愤愤的喝道。

      如今有天赋的小辈们,怎么一个个都成了断袖啊?

     洛冰河这小子也真是喜欢胡来,控魂之术说练就练,说用就用,不要命了?害得老夫也跟着吃苦。更气人的是,从老夫这里学了东西后,就把自己晾在了一旁,等到遇到什么事情又需要自己,就赶紧把老夫请出来,敢情自己只是个跑堂的?

     小辈对老辈最基本的礼仪呢?

     被狗吃了?

--------------------------

在这里心疼梦魇前辈一秒,为了冰哥追媳妇真是尽心尽力啊。

过渡章,写得真心累……

冰哥伤心值持续增加中……

    

    

    

   
   

   

    
    

    

评论(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