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二十四)

第24章   阴谋

          沈清秋是不知道洛冰河有儿子的,直到何哲羽告诉他后才让其做好了充足的心理准备。看着那张与后者相差无几的脸,他差点没反应过来。不过,待他定了定心神,发现洛真铉与他的父亲相比,气质还是很不一样的,少了分戾气,多了分柔和,任谁也猜不出来对方其实是潜伏在魔君身边的叛军头目之一。这一点,也是何哲羽提前知会了沈清秋的。

          看来洛冰河这个魔君当得不怎么样嘛,不仅是自己的部下,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选择了背叛自己。

         洛冰河如今之所以隔个两三天才来重奕阁一次,原因是在他忙于处理魔界的叛军,这正好给了沈清秋与何哲羽得以下手的机会。

         洛真铉很早之前就听说自己的父亲对一位名为沈清秋的男人十分重视,重视到可以用自己身上三分之一的天魔血为引,重铸对方的身躯;可以将自己手中的全部亲信都派出去,寻找对方的魂魄;可以一等,就等了对方几百年。虽然现在断袖之风逐渐盛行,但还是有大部分的人适应不了,而他,便在其内。

         可不得不说,自己的父亲看人的眼光一直都是极好的,无论是已经去世的母亲,还是眼前品着茶的沈清秋。

          一想到自己的母亲,洛真铉握着茶杯的手狠狠一紧。

       “一个小小的茶杯而已,何必和它过不去,如果心中不甘,那就去和正主较真啊。”

         沈清秋眉目一弯,说道。

          洛真铉闻言,冲坐在自己对面的青衫男子回以礼貌性的一笑,缓缓松开手,只见茶杯直接被强大的气劲震成了碎片。

       “可惜了。”

        旁边的女侍一惊,连忙开始收拾石桌上面泼洒的茶水和茶杯的残骸。

      “要是连手中所执掌之物都不能决定其命运的话,那怎么能去追寻更远大的事物?”

         洛真铉挥了挥手,叫女侍不用收拾了,去换张新的桌子和茶具来,他嫌麻烦。

         身为洛冰河最为信任的儿子,洛真铉的权力比他的兄弟姐妹们大得多,是唯一一个被洛冰河允许接近沈清秋的人。但他并不想和自己父亲的同性情人打交道,直到昨天晚上有只千纸鹤飞进了他的寝宫。

         对方,也许可以帮得上自己。

         洛真铉是这样想的。

       “你说得不错,但太贪心可不好。人一旦过于贪心,有时候连自己可以得到的都得不到。”沈清秋扶着琉璃茶盏,替洛真铉重新倒满了一杯。

       “不贪心的话人又失去了向上爬的动力。”

         故意停顿一会儿,他微微咪眼,继续说道。洛真铉这个人,表面谦谦有礼,儒雅和煦,实际上却是个心计颇深,刁钻狠毒的人,也有非常大的野心。沈清秋估计,洛冰河就是被后者的表面形象给骗了。

         多亏了何哲羽啊………

         老实讲,在看见洛真铉的第一眼,他也被骗了。

         他们现在是在互相试探,两方总得透露一下自己的真实面目。所以沈清秋对后者的了解,更进了一步;同样,对方也是。

         沈清秋知道洛真铉的目的,不单单是要替自己的母亲报仇,还要篡夺洛冰河三界之主的位置,得到圣陵的钥匙。

         大概,是为了复活他的母亲。

          呵,复活?一个个的都想着要把人复活,完全没有换个角度思考下被复活者的心情,他们,或许根本不愿再存在于世间。

          当然,贪生怕死如他,肯定是想活着的,不过现在的这个局面………

           听天由命吧。

        “有道理,沈前辈,晚辈受教了。”洛真铉冲沈清秋抱了抱拳。

       “我还有事,就不打扰沈前辈了。”

          洛真铉起身。

          萦绕在心中许久的疑惑被消除,他没有必要再在此处停留,引人怀疑了。

       “不送。”

         沈清秋低头吹了一口气,看着茶杯中荡漾着的淡绿色波纹,脸色冷漠,无一丝情感。

         他是个虚伪的人,对方也一样,只不过是觉得彼此有利用价值所以才选择站在同一战线罢了。一旦哪方不再拥有对方感兴趣的东西,那么,互相撕咬的时候就到了。这世上,怎么会有真心?

         岳清源………那是单方面的,他从未接受,以后,也不会接受。

         该去主动找洛冰河这个小畜生了。

         ……………

      
         在洛冰河离开现实,停留镜中世界的这几个月里,魔界发生了许多事情,差不多都是有关于叛军的。像是哪位魔族首领的宫殿被不明人物袭击,哪处商业大都的民众开始暴动,哪里的军事要地遭受破坏等等。虽然都是些小规模的,但一番闹腾下来,还是让代理洛冰河身份的漠北君够呛。

         洛冰河回来的时候,漠北君的心情是难以言明的。作为属下,他应当替主上分忧,可并不代表自己要像个保姆一样,什么事都一手担待。

          更让他气愤的是,洛冰河回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将沈清秋的魂魄与新身体完美融合后,迫不及待地去做“那种事情”?!!漠北君表示,他真的很想直接用冰锥糊洛冰河一脸。

          明明当务之急是要尽快处理那些不知从哪里来的叛军好吗?!

         好在洛冰河是懂得分寸的,玩乐个几天后,就把全部心神放在了如今魔界的形势上。

         洛冰河非常擅长管理,是个天生当统治者的苗子。这一点,漠北君很清楚,不然当初他是不会在众多首领中极力赞成洛冰河成为下一任魔君的。

       “很奇怪,魔界的军队我心里都有数,为什么会凭空出现这么多来?”洛冰河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并拢,有节奏的敲击着案几。目前叛军做的事对他而言都是些小打小闹,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可时间一长,难免不使人心烦。而且他们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渐渐有着向主殿进攻的意思。

         倒是不要命了。

       “我查过了,那些叛军来路不明,就算抓住了也会立刻服毒自尽,我也不好进行拷问。”漠北君道。

       “那就说明他们算是被人调教得十分听话。”洛冰河笑了一声。“去查查那些权势大的首领住所吧,看看有什么不对。”
 
       “啊,调查来往的门客就行,信息最好详细点。”

         在漠北君即将要离开大殿的时候,洛冰河像是想到了什么,又补充道。

          对于漠北君,洛冰河是挺信任的,不仅办事能力一流,还从来不会有多余的怨言。当然,就算是性子再怎么冷淡,再怎么对身边的事毫不在意的人,总是会有情感的,漠北君只是习惯将这些情感深埋在心里,不表现在人的面前。

         他其实还有几件事情是要交代给漠北君的,然而就在刚才,他感觉了一股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气息接近了大殿,这让他不得不着急的支开了前者。

         心里震惊的同时,洛冰河又有一种不安。虽然沈清秋的确是在他的调教下变得听话了许多,会自愿随着伴魔的本能臣服于他,更甚者,会忍受不了伴魔愈加强盛的情欲而向他进行求助。但对方是决不会放下自己仅剩的自尊,来主动寻他的。

         师尊在打什么鬼主意?

         沈清秋依旧一副平淡的模样,缓缓跨入那比寻常人家高得多的门槛,他的脚步,有点虚浮。在与洛冰河对视的瞬间,他的身体忍不住的一抖,差点没站稳。

         那简直就像是一个流氓盯着某家小媳妇的眼神。

         沈清秋不会怀疑,洛冰河要是此刻兴趣来了,恐怕会扑上来,在光天化日下搞个自己一次。

       “怎么,师尊?今日还能起来?看来昨天我不够给力啊。”洛冰河注视着穿着单薄,身体曲线清晰可见的沈清秋,回想起昨天发生过的事情,他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畜生的脑子里天天在想这些不害臊事情么?”

         沈清秋冷笑。

         今天走过来,还真的疼得要命。

       “小畜生,我过来只是想问问,你儿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嗯?”

         儿子?是指洛真铉吧,那个喜欢多管闲事的臭小子对师尊说了什么?

         洛真铉这几日都会去找沈清秋,洛冰河是清楚的。反正那个小子最近也没什么事,和自己的师尊聊聊天,打发打发时间倒不错。而且他嘱咐过洛真铉,尽力和师尊打好关系,让师尊快点适应魔界的生活。

         由于伴魔的思维已经深深刻入沈清秋的脑海里,所以洛冰河便放松了对自己师尊的管控,让对方可以在魔宫里自由活动。
       
        “别装傻了,岳清源有动作了是不是?”

-----------------------------

断断续续的码完了这一章,心好累

最近在考试,没时间

不是期末

好冷啊

下雪了

有点卡文了……不过不严重,认真理理思路就好了

大概,或许,更文速度会变慢。原先的计划可能会被打乱,过年完结是不可能的了……

前几天发的是全职高手的恶搞篇,对不起啊………毕竟我有好几篇都想写。

放心,这篇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我最想好好写完的。

我会努力!

自己到底立下了几个flag啊……
       
     

评论(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