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二十五)

第25章   约定     

         “是啊,师尊你心心念念的岳清源有动作了。”

            洛冰河的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危险的光芒,用手撑起下巴,他弯了弯眉角,冲沈清秋勾唇一笑。

            心里荡漾起莫名的情绪:不爽,很不爽。如水面上的一圈圈涟漪,久久化散不开。洛冰河并没有立刻爆发出来,而是摆出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尽力保持着平静的脸部表情和说话语气,让自己驻足在失控的边缘。

            和岳清源为一个沈清秋置气干什么?师尊不是早已经是自己的所有物了吗?

             但他越是这样,沈清秋就越清楚他此时的想法。

             洛冰河的占有欲,强得可怕,这一点,沈清秋是深深领教过了的。

          “嗯?以往我一提到岳清源这三个字你就像是个畜生一样,恨不得一上来便撕了我的衣服,这回怎么安分的不动了?”

            沈清秋故意引火般的接近案几,妖娆的扭动着腰肢,犹豫了一会儿,他主意已定,将心一横,双臂便环住了洛冰河的脖颈,他微微咪眼,把全身都投入到对方的怀中。

            他是凑在洛冰河的耳边将这句话说完的。

            前者显然被沈清秋的举动吓到了,手下意识的摸上那叫人犯罪的柔软细腰,洛冰河咽了咽口水,要不是他的自制力足够,他差点就完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直接将人压在身下,先在此处狠狠干个几遍,看着自己捧在手心里养着的人儿哭嚎,直到自己满意后,才会思索师尊今日的反常。

          “师尊,你这是什么意思?”

            洛冰河紧紧搂住沈清秋,好让对方牢牢贴着自己的身体。

            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心中的冲动。

            竟然如此主动的讨好自己,这不对啊。

            呵,有目的么?师尊。

          “什么意思?小畜生,你不是挺聪明的吗?看不出来?”沈清秋讥讽道。

          “你已经得到你想要的了,那么,我想要的呢?”

          “师尊,你可没有资格与我谈条件!”

             洛冰河马上就明白了沈清秋话中的暗含意味,当下怒气更甚,心中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平衡点瞬间被打破。一把将怀中的人重重压在案几上,发出“咣当”的一声,魔族象征性的红瞳自其眼中显现。

           沈清秋因为疼痛轻哼出声,微微皱了皱眉,他无半点惧意的,与洛冰河呈现血红色的双眸对视。

            没有什么不可以舍去的了。

            还留有最后的自尊有什么用?

         “是啊,我没有资格,但你可以认为这是我在求你,求你答应我唯一的要求。”

         “放过岳清源,让我和他见一面,我会亲手了结我和他的一切。”

          “从此之后,我会听你的话,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都会接受。”

           沈清秋一口气说完,不给前者插话的机会。气氛诡异了几秒,洛冰河的脸上一阵阵变化,有极度的愤怒,有没办法的无奈,有浓烈的不甘,它们混杂在一起,难以分舍。洛冰河缓缓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鲜艳的红色褪去,与那多种情绪一同湮灭于不知名的地方。

           他无法拒绝,毕竟自己的师尊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赌上了。

          为了岳清源。

          不是他。

          沈清秋怎么可能会为了他舍弃什么,哪怕一件事也………

          自己何苦追寻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

          不,就算不属于自己,他也不会让给其他任何人。

        “好啊,师尊,我答应你,还望你不要食言。”

        “自然不会骗你。”沈清秋忽然拽住洛冰河敞开的衣领,对着那片有些干燥的嘴唇,吻了上去。

        “我的魔君大人。”

           洛冰河为了方便他们两人陷入更加缠绵的交吻中,一手撑起沈清秋的腰,一手按住对方的后脑勺,防止师尊因体形不舒服而失力下滑。舌尖迅速进入后者大开的口门,肆无忌惮地在里面游荡,与粉嫩软物死死相交。攻势凶猛,不留一丝余地。

           那是野兽对自己猎物的撕咬,对自己猎物的标记,对自己猎物的侵占。即使沈清秋因为先前的调教,比起未经情事的入门者好了不知多少倍,也还是跟不上洛冰河的节奏,只能被迫承受着前者那汹涌的席卷。

           洛冰河不会给沈清秋丝毫的喘息时间,唇齿刚放开那么一刹那,舌尖就又重新探入。沈清秋倒是十分配合,无论自己还能不能在缺氧的情况下坚持住,他还是顺从的张开牙门,等着洛冰河气息的来临。

           在外人看来,他们好似一对真的深情伴侣,但只有他们知道,他们两人,是假的心意相通。

           洛冰河单方面的而已。

           真可笑啊。

           沈清秋想起了何哲羽问过他的一句话:

           沈兄会不会后悔?

           那个时候他没有回答。后悔的事多了,他怎么可能一个个的想得起来。

           后悔,当然会后悔啊。

           后悔自己当初没有选择远离岳清源,彼此作为彼此的路人。明明知道自己与他已经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了,为何还要接受他的好意来到苍穹派,当这个所谓的清静峰峰主。

           后悔无间深渊那一回,自己对洛冰河手下留情了。当时真该一剑杀死他的,那样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后悔自己没有把事情跟秋海棠说清楚,至少应该道一句歉啊,即使她不会原谅自己,但起码心中无愧,让她尽情恨自己也好啊。

           后悔收了洛冰河为弟子。如果自己不理会他的话,他们现在的关系就不会这么复杂了。

           他是不会后悔自己对洛冰河的所作所为的,还有自己屠杀秋家,残杀无辜平民的事。

           何哲羽告诉过他,有办法解决伴魔的问题,其实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一点都不重要了。他的一生,污秽不堪,就算重来几次也是一样的结果,哪还会有救赎。

          他只期望,自己能把洛冰河个畜生拉下水。

          为此,不管付出什么的代价。

          对了,还后悔………

          嗯?

          沈清秋一惊,手中的动作猛然一紧。

         自己刚刚想到了什么啊?

          ……………

          洛冰河发现了师尊的异常,恋恋不舍的从后者口中退出,看着对方急促的喘着粗气,试图平息起伏的胸膛,他再一次凑近,附在其耳边幽幽地道:

        “师尊,怎么了?不满意?”

          稍微缓和了几秒,沈清秋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刚欲喊出口的小畜生被他强硬的咽了下去。纠结再三,他觉得称呼嘛,只要让洛冰河心里舒服便行,于是就省略掉了。

        “没,我走神了一会儿。”

        “哦?师尊还在想岳清源的事?”

        “在想你。”沈清秋表示,这是实话,但当自己说出来后,他真想扇个自己一嘴巴子。胡言乱语什么啊!不经大脑思考的吗?

         自己想得可是怎么弄死洛冰河他丫的!

         算了,本质相同。

        “想我?那师尊是默许今天晚上我去您那里了?”洛冰河将沈清秋扶了起来。当然,他可不会相信后者的话,只当是师尊为了应付自己。

          心中的滋味并不好受,洛冰河决定要在今天晚上讨回来。

        “你!”

          沈清秋瞪了洛冰河一下,可他没有拒绝。

        “啊,还有,师尊,我有件礼物要给你,瞧瞧我这记性,差点就忘干净了。”洛冰河朝着师尊嘿嘿的笑了笑,使得沈清秋抿了下嘴,一脸不安,忙用膝盖向旁边挪了几小步。

          他记得洛冰河带给他的那些小玩意,天天换个花样,把他的这条老命都快折腾的没了。

          小畜生是个人么?体力那么好,命根子又那么大。沈清秋很怀疑,他的后宫们是怎么坚持下去,活着和他生孩子的。

          他现在还浑身疼着呢,尤其是吞过那东西的地方,简直不能动。

        “哎呀,师尊那么害怕干嘛?”洛冰河拉住了沈清秋的手。

        “师尊,这是真的礼物。”

          洛冰河掰开师尊的手掌,使其摊开。像是凭空出现般的,他拿出了一根簪子,郑重地放了上去。

          那簪子通体呈白玉色,晶莹剔透得无一丝杂质。上面雕刻着繁杂的细致花纹,摸起来冰凉,看上去粗糙的同时,却是非常的滑润。首部是一片竹叶的模样,浅绿色中又有着不明显的淡紫。整体倒是普通的很,引不起人的注意力。但沈清秋猜得出来,这是洛冰河专门花大价钱请名匠之手而打造的。

         他很喜欢。

         但这是洛冰河送的。

         不断摩挲着手中的玉簪,他不知该怎么办。收着也不是,不收着也不是。

         这世上,有多少人是真心送过自己礼物的?只有两个人吧,一个岳清源,一个秋海棠。但自己却亲手毁了他们安稳的生活。

         现在是三个人了,加上洛冰河的话。

       “师尊喜不喜欢?”

       “喜欢。”这又是一次实话。

       “我来帮师尊戴上吧。”
  
       “好。”
 
         自己不能惹洛冰河不愉快,沈清秋苦笑一声。

------------------------------

下节七哥上线。

七哥估计是真的想宰了我。

呵呵呵呵呵

这星期应该还有一更。

我努力。

评论不要停啊。

哈?想看车?

等过年吧!

开玩笑的。

等南极石回来就写。(←你是在开玩笑的么?!!!)

想要南极石回来啊……… 

评论(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