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二十九)

第29章  阴谋开始

        岳清源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走着走着又回到了这里,苍穹山派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不复存在了,自己果然还是放不下过去的种种,依恋着的东西太多了,哪是说忘记就忘记。

        洛冰河当初在这里放火的一幕幕直到现在还可以清晰地浮现在眼前。岳清源看着遥遥插上云霄的众山峰,心中一阵惆怅,叹息声不受控制的自口中发出,等到他注意时,背在身后握着的拳力气加大了几分,骨节微微泛白。

        曾经修仙派的辉煌他回忆不起来了。

         君子如风,行得端站得直。岳清源从来都是这样的人。无论发生何事,他始终如一,不会简单的失其本心,但他却因为自己对小九的私心而犯了错,很严重的错。他在想,人们都说事在人为,那上天会不会和人开玩笑?

         最终错的人,到底是谁?

         毕竟是过去的修仙界最强门派,不知是谁传颂下去的,荒芜的高山腰,各种门店开得火热,皆打的是回顾历史的口号,以此来吸引客人。

         酒馆里,说书者一边敲打着折扇,一边津津乐道的叙述往事,周围的人听到精彩之处就大声吆喝,连忙鼓掌。岳清源独自一人看着天,与这里格格不入。自己是局外人,他明白。

         嘴角,渐渐出现一抹讽刺。

         他是讽刺自己的无能。

         在前任掌门传位于他时,他曾答应过自己一定会守护好苍穹派;在逃离秋家时,他曾对小九约定过绝对会回来;在洛冰河进攻苍穹派时,他曾说过会好好保护小九。可这些,他没有成功完成一件。

         酒能暂时麻痹大脑,但不能解决问题。

         拿着轻质玉杯的手悬浮在半空,岳清源注视着温酒水面上升起的袅袅薄烟,闻着清冽的酒香,犹豫了几秒后,他似是告诫自己般的摇摇头,一把放下了。

         刚准备再有所动作,即将起身离开这嘈杂的地方,忽然,他猛得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一低头,那桌上的酒便凭空不见了。

         对面,一穿着黑色玄衣的男子正背脊笔直地坐着,细细品味着岳清源放下去不久还未冷却的甘酒。等到喝完后,他才对着前者做了个请的手势,使得对方打消了要离开的念头。

         酒馆仿佛被一种无形的气场給包裹住了,变得十分安静,连人的呼吸声也感觉不到。

         男子脸上保持着微笑,在岳清源的印象里,他一直是这样的。即使是被玄肃刺入心脏,被众门派长辈联合封印。

         心中有些警惕,岳清源面容毫无波澜,只是站在原地不动,就给人一种无法述说的威严,隐隐之间已与男子抗衡了许久,难分上下。换做是以前,他倒是没有这般底气。

         扬了扬空了的酒杯,男子对着岳清源啧了一声,像是埋怨其不懂珍惜,浪费如此美酒。他散发自己的气息只是为了维持这个结界,但前者貌似会错了意,不过他并不生气,起码他们两人一见面没有打起来。

         时间停滞,酒馆外被风吹拂而动的树叶静止,枝桠略弯,呈现出一种极不平衡的姿态。空气中弥漫着杀意,但很细微,实力稍弱的人估计难以发现,不知道是谁刻意露出。

        岳清源和男子沉默着,谁都不愿意率先打破这份平静。

        多年过去,男子的立场,岳清源始终不确定。后者可能是想报复修仙界的名门正派害得他妻离子散,可那时候为什么又要中途收手?换个角度来说,如果是自己遇到他所经历的事情,自己当然忍受不了。不过既然不是自己,他再怎么设身处地思虑,大抵也是无用。

        毕竟每个人,身份不同。

        他们的关系算是差,那么,他找上自己,目的是什么?

        还有,自己的真身已死,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灵魂游荡在世间的?谜题太多,不处处小心不行。

        岳清源可能不清楚自己站在哪一边,但男子却比他自己更清楚,他站在哪一边。

         道与义。

         所以他才找他。

        ………………

        同一时间,洛真铉不负沈清秋所望的开始了行动,由于有魔界全部的军力部署地图,叛军很快就找到了防御的薄弱点,并迅速发动了袭击,打得魔界守卫措手不及。漠北君作为洛冰河手下第一员大将,理所当然的被派往了敌方部队进攻最为凶猛的南方,即千浔城。那里,是继魔都后第二繁华的大城市,失不得。

        之前的袭击即使规模大,但造成不了实质性的破坏。一方面,是魔域的防御布置井井有条,没有漏洞;另一方面,是叛军内部不够团结,单打独斗,形如一盘散沙。可现在那些叛军像是有了精明的首领,一进一退,一攻一防,都十分合理,让人抓不住空隙。

        魔宫里,案台上凌乱地摆放着一些典籍,白银龙纹杯滚落,使得由蚕丝制成的地毯沾满了酒水。洛冰河看着匍匐着身子的数位族长,脸色难看。辉煌的大殿,金漆在日光下闪烁着的象征尊贵的颜色反而成了一种嘲笑。

         洛冰河怀疑有人泄露了情报,可有军队部署图的人只有他和漠北君两人,他相信漠北君对自己的忠心。

        是谁有本事从自己或者漠北君的手中偷走地图?

        等等…………

        洛冰河眉尖一跳。

        如果是他的话,那可是有着非常多的机会。

        众族长只觉得面门掠过一阵风,等到他们战战兢兢地抬起头来后,就看不见洛冰河的身影了。互相望了望,皆是满脸的疑惑。不敢随意站起来,又不敢交头接耳,多说一句话。最后他们眼神交流决定,就这样趴着等魔君回来。

        沈 ! 清 !秋 !

        你居然!

        洛冰河脚下生起灵力,速度达到最大,滔天的气势从体内涌出,任谁都看得出来他此时到底是有多么生气。

        偏偏是他,偏偏是自己唯一在意的师尊!

        可恶!

        房门大开,实力呈上游的女侍们个个紧闭着眼,陷入了深度昏迷,那让洛冰河牵挂了几百年的青色身影早就不在了。

         将灵力聚集在手心,一个挥掌,只见砰然一声,旁边的阁楼墙壁直接轰塌。洛冰河额头上的红色印记愈加鲜艳,身躯颤抖着,指甲嵌入肉里,流出血来。

        看来被师尊给彻彻底底摆了一道。

        伴魔的感应是不会出问题的,但洛冰河此刻感应不到师尊的位置,想来师尊是用了什么连他也不知晓的方法。真是前所未闻啊,灵力尽失的师尊,是怎么把他安排的人打晕并逃走的?

        有人帮师尊。

        是叛军。

        不过师尊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是如何与叛军有联系的?洛冰河觉得自己漏掉了一条线索,一条很重要的线索。

        剑出鞘的声音响起,洛冰河神情淡然,瞬间就把心思领了回来。头一偏,便躲过了冲着自己后脑勺来的致命一击。

        果然来了,比预料中的快。

        胆子挺大的啊。

        洛冰河反手捏了个剑诀,另一只手变拳,用了三分力砸向刺客的腰间。心魔剑从某空间点缓缓现形,嗡鸣不断,渴望着血液的洗礼。它本不是凡物,得到主人的允许后便狂性大发,以活人的呼吸为引,对着刺客的要害斩去,剑剑催命。

        刺客见状,忙调转方向。但两种不同的攻击,她总得避开一个,硬扛一个,所幸的是她不是一个人。

        心魔剑的前方,七彩的光华浮出影子。那是一片羽毛,凭借着风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剑尖,仅仅只是轻轻一碰,心魔剑就短暂地停歇了一刹那。而正是这么一刹那,刺客双腿弯曲,腰部使力,一个翻跃,身体退了数米远,倒是勉强从左右夹击中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洛冰河的实力,她不敢小瞧。

        又一把短刃出鞘,刺客将剑格挡在胸前,以柔力化解掉心魔剑上冲天的煞气。

        雪白长发被凶烈的剑风吹起,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女子蔚蓝如海的眼睛没有一丝慌乱,步伐在重重攻击下节节败退,她裸露在外的胳膊,已有伤痕。

        羽毛密集的悬浮着,占据了这狭小的空地,帮助女子减弱对方凌厉的剑意。

        洛冰河在一旁看着,不打算继续出手。那刺客的招式很奇怪,他竟然看不出其门路。可以肯定的是,这绝对不是任何修仙门派的招式,也不是他们魔族的。

        有趣,现在的三界之中,居然还隐藏着如此高手,真让人大吃一惊啊,师尊。洛冰河眼神阴寒。他所料没有偏差的话,女子在重奕阁出现,大慨与沈清秋脱不了关系。

        好!好极了!师尊,你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

呼,码完收工。

忙着备战高考,这章几乎是每天挤出一点点的时间来码的。

二十八章不能看的可以搜我的微博,(微博名字和现在的一样:沐羽翛)或是加群:167136573   群相片里有。

加群我们一起来玩啊。

打算过几天开个活动,就是角色扮演,每个人选个渣反的角色,大家自由发挥来吐槽。

你们都玩微信,但我就要玩QQ。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