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三十)

第30章  中招

        岳清源?

        还有他旁边的人………

        沈清秋只想说好巧啊。

       多亏了何哲羽的灵力封体,才使得洛冰河暂时感应不到天魔血,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沈清秋本来是要赶往千浔城,去和那里的何家探子接头的,结果却在这里遇到了他最不愿再见面的人。

        我天。

        岳清源怎么和天琅君在一起?

      “小九?”岳清源一脸的震惊,震惊之下又透着一抹欣喜和说不上来的愧疚。他是怕小九认为他忘记了已经答应的事:早日离开,早日转世,不再干扰其生活。刚欲冲上去的身子被强硬地止住,岳清源抿了抿嘴,放下缓缓抬起的手,不知该怎么办。

        沈清秋见岳清源表情痛苦,也是心中难受,但现在可没有时间供他们来彼此感慨,抒发悲情了。

        何哲羽能拖住洛冰河多久?

        他相信,和洛真铉周旋是不会露馅的,但和洛冰河相处的话,大慨连一分钟也瞒不过去。不管天琅君为什么在此处,既然他们看起来无事,不像是要打起来的样子,那就先带人离开为好。至于岳清源到现在还没有选择投胎,去往下一世,这一事,何哲羽已告知过他了。

         叫你走你不走就算了,怎么现在又跑过来凑热闹啊?还嫌麻烦事不够多?!老子可没功夫管你!

         脑子大慨是抽了吧?

         虚伪,什么放不下我,既然担心我的话就不要干扰我!

         深深吐出一口气,沈清秋一把拉过其手腕,直接牵着后者往魔域的中心偏西方向快步而去。

         天琅君默默看着这一切,无声一笑:

         唉,年轻人啊……都是一副德行。

         魔宫离这里不远,他在原地反反复复地踱了几步,犹豫了半天,最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回去一趟,瞧瞧她与自己的孩子。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不好管,更是不能管,当个安安分分的旁观者就行。

          变化都挺大的,除了自己个老不死的算位过去人。

          是吧,曾经的岳掌门?

          天琅君的眼底闪过一抹晦暗的光芒。

           不存在了。

          自漠北君加入千浔城的守军之中后,叛军嚣张的气焰便被打压下去许多,至少进攻城门的次数由一天一回变成三天一回。漠北君支援前,叛军的伤亡不大,可支援后就不好说了,这就是叛军不敢肆意反动攻击的原因。

         沈清秋已经离开两天了,从那时开始,洛冰河的心情便一直处于极度生气的边缘,上次的女刺客也没有抓到,更是让他烦躁,再加上叛军的纠缠,洛冰河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但又是无可奈何。

       “父亲,叛军像是要撤退了。”

         洛真铉的一句话打破了大殿里的寂静。

        “嗯,其它地方怎么样了?”洛冰河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几天没好好休息,身体有些吃不消了。而且他并不认为叛军会放过大好时机,选择停止进攻。他们此时此刻的退让,恐怕是在谋划着什么诡计。

          洛冰河很淡定,要来就来,他没什么好怕的。

        “回父君,重要的城镇倒是无碍,只是战斗持续太久,迟迟未分出胜负,那些残余的修仙门派也开始有了偏向他们的意向,趁此机会扩大势力。儿臣觉得,他们可能图谋不轨啊。”洛真铉弯着腰,不敢直面注视洛冰河。高举过头的双手紧紧握着,微微颤抖。他的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转,嘴角一勾,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说辞。

        “他们翻不出大风浪的,无需在意。”修仙派?呵,那都是何时的事了?当初饶他们一命,还真以为我是怕激怒民心,动摇三界之本?

          只是留个念想罢了。

        “父君,他们来势汹汹,不可不防啊。儿臣真铉主动请缨,愿前往镇压,为父君分忧。”洛真铉上前一步,头依然低着,语气却是高昂。

          听得洛真铉的话,洛冰河眉头微皱,陷入了思虑。后者说得不无道理,现在正是多事之秋,小心一些自然是好的。

          不能再出岔子了。

          刚欲批准,大殿内站不住的众多人中,一人率先有了动作。

          那是位穿着黑色战甲,身子挺拔的高大青年,站在一干本就强悍的各族长老中,气势如虹,极易辨认。他静静不动,当个标准的雕像还好,一动便让旁人不自主得往后退了退。

          洛策,洛冰河的四儿子,头不好使,可武力高得惊人,传言只比肉搏的话,连洛冰河也不是其对手,数招即败。

          下手果断,狠绝,曾经处理南夷之族,竟是活生生废掉魔脉,再将他们活埋。哭喊,求饶,悲叹声回荡在天地之间,向远方传去,引得所听到的人以袖拂面,不忍。

          他与洛真铉从小时候就不合,一直到如今。基本上两人都是对着干,彼此不让彼此好过。但由于他做事鲁莽,不懂变通,故吃亏的总是他。后幸得良人,倒是不至于日子狼狈非常。

         “父君,二哥手握重兵,又善于带兵。叛军是主患,二哥若走,不明智。儿臣大胆,想代替二哥。”洛策弓身抱拳。

         “四弟,这时不该咱们任性。”洛真铉脸上露出不悦,心中偷笑。

           呵,目标上钩。

        “二哥打得好算盘,两君交战,必有伤亡。手下的兵皆是主将的命根子,要是损失大了,不仅地位不保,还会被别人蚕食,所以想尽快把烂摊子移交给某位冤大头,而这冤大头,就是我。我说的不错吧,二哥?”洛策阴沉沉的,死死盯着洛真铉,似是要看出些什么。

        “四弟是这样想你二哥的?”洛真铉语气徒然上转。

          当着众人如此言语,面子已然丢尽。他一向在外人面前维持着退让,像是软弱,名声并不怎样。这是洛冰河私下命令的,并不是他刻意为之。目的是什么,洛真铉猜不透。

        “没错。”

        “那弟是否有足够准备?”

        “有。”回答肯定。

        “好,那我将此任务予你,相信你不会让父君失望。”洛真铉冷哼。

           枪打出头鸟,他出头,是为了诱敌。

           洛冰河默默翻看着桌上典籍,不理会自己儿子们的争斗。只是眼瞳中,波涛汹涌。

          各族有权势的人抹了抹额头处流下的汗,松了一口气。

          终于结束了。

          他们的魔君难伺候,儿子更是难伺候。

          洛真铉脸黑了一路,当他回到自己寝宫,闻到一股清香,瞧见屏风后面的消瘦人影后才缓缓改了脸上颜色。

          居然还在,不过当下情况也的确是需要此人。

          洛真铉的宫殿比起其他的兄弟们所居住的,寒碜了许多。他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洛冰河给他的奖赏,是因为他的母亲。母亲在这所宫殿里失了性命,他居住在这里,是为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母亲是怎么惨死在自己面前的。

        “看来阁下如愿了。”沈清秋坐在棉蒲上,手中捏一棋子,犹豫着下不下。虽说注意到宫殿主人回来了,但还是只顾着棋盘上的黑白,没有多留意一眼。

        “沈前辈,你挺悠闲的啊。”洛真铉轻笑道。走进屏风,毫不客气的坐在了后者对面。过程是静悄悄的,怕打扰到了专心致志的人。

          沈清秋执棋,迅速落下。清脆地一道声响,十分悦耳。抬头,与前者对视刹那,摇了摇头,又重新移了目光。

          果然,放心不下啊,但只能把赌注压在他身上,毕竟,他是唯一有转折的人。
       
        “我父亲这几日可从未放弃寻你。”洛真铉疑惑沈清秋的举动,但没明言。撑着下巴,他想起了父亲的着急样,饶有兴趣地道。

        “阁下有话直说,本人不惧。”

          未来,他已知晓。

          真的,
        
          不惧。

        “躲在这里,不是好办法。而且,我也不是好人。”离成功不远了,洛真铉的底气足。

        “都是狼豺虎豹之人,本人懂。”再次响起棋子击打声,可这一回不同,有点哀鸣的意味存在。

        “再帮本人一个忙,行么?”沈清秋面容淡然。

        “嗯?”洛真铉不解,难道对方还有所求?

        “杀了我,杀了沈清秋,杀了我这个沈清秋。”

        “……”

        “好。”

----------------------------

挖坑挖到自己填不完,也是醉了。

继续宣传

加群,我们来一起玩。群号:167136573

二十八章不能看,群相片里有。

活动已选定角色,有兴趣的还能加入

截至于星期五

冰哥快去追媳妇,媳妇要跟前任跑了!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