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三十一)

第31章  全盘推

         沈清秋最后留了一句话:

         旧主已至,快。

         洛真铉苦苦思索也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旧主?那是谁?直到探子告诉他,天琅君出现了。

         他毫无印象的爷爷。

         看来的确是不能再浪费时间了,洛真铉立刻把首领交给他保存的魔气玉筒给捏碎了。

        他们叛军的首领是曾经和天琅君有过矛盾的穹御尊,虽然在争夺魔界君主的战斗中输了,并被迫服从天琅君的命令,但他相应的威信一直都在,不少的人还选择追随他。

        这个魔气玉筒有运送信息的功能,只要拥有者破坏了它,那消息几乎会在一刹那便传递给它的制造者。

        成败,在此一举。

        驻扎在千浔城外的魔帐内,一双紫色的眼瞳缓缓睁开,危险的气息,不受控制的从其身上散发而出,引得空间寸寸崩裂。

        叛军对魔界的进攻,又开始了。比起之前,更加猛烈。

         洛真铉十分清楚沈清秋在自己父亲心中的地位,所以他打算利用起来。手上有着让洛冰河分神的机会,他可不想白白放弃。因此,沈清秋的死讯马上就在魔界里传开了。

         洛冰河当然不会在第一时间就相信,肯定会派自己最为信任之人去调查真实情况,而洛策已经被支往别处。现在洛真铉的手中,可握着重兵啊。

         咔擦。

         洛真铉看着从父亲手中落下的白玉盏碎片,一摔到地上就化为了粉末,当下嘴角不明显地向上一勾。

         果然。

         刚打算开口说些什么来缓解下此刻凝固成冰霜的气氛,随便加点料,就见到洛冰河咳嗽了一声,一个甩袖,威力巨大的气势呈现,使得他双腿不受控制地一软,几乎是瞬间跪了下来。由无形灵力引发的风吹得他衣袂猎猎作响,发丝似是咆哮般胡乱的扬起。

         洛真铉隐隐感到有点喘不过气,全身的骨头正在和他抗议,叫嚣着让他远离这个被洛冰河气息围绕的地方。

          呵,发怒了啊。

         虽然洛冰河的神色依旧是那副什么也不惧的模样,但洛真铉心里清楚,他的父亲,慌了。

         没想到,没想到啊,一向对任何事物都不怎么上心的父亲,也会因为一个人而失控啊。而且这个人,还是个男人。呵,赤裸裸的讽刺。他想到为了获得宠幸不惜费尽手段的母亲。洛真铉并不记恨沈清秋,虽然后者抢了他母亲所需要的一切,但洛冰河的爱不是那么好承受的。或许他该庆幸,自己的母亲没有得到父亲的爱。那种自私的爱,拥有了又有何用?只会苦了自己。

         可母亲太傻了,不懂啊。

         说到底,是薄情父亲的错。

         洛冰河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立马收回了魔界君主特有的霸道气息。跟洛真铉猜测的一样,他把左右护法派了出去,去调查沈清秋死讯的真实性。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这是洛冰河给左右护法叮嘱的一句话。

         等到洛冰河将所有人赶走后,洛真铉还留在大殿内。

         洛冰河视线聚集在前者的身上,大慨是心情极差的缘故,语气透露出一股不耐烦,完全不加掩饰。他问:怎么还不走?

         他终于抬起了头,望着眼前这个从小时候开始就对自己不闻不问的父亲,喉咙间发出一声冷笑。

         忍了几十年了啊。

       “你对我的母亲,是真的没有一丝愧疚么?”

         他可能,还带有些许期待。

         但这份期待是绝对不可能有回应的,明知结果却要鼓起勇气问一遍,洛真铉是想借此给自己和母亲一个交代。

         洛真铉的话一时间把洛冰河给搞愣了,等到他回过神来后脸色已经覆盖了一层阴霾。居然在他的面前提那个不识好歹的贱人?

         挑明说,洛冰河是特别喜欢自己的二儿子的,无奈的是他是她的孩子。这就导致他爱洛真铉不是,恨洛真铉也不是。陷入了长久的犹豫之中,最终只得选择漠视洛真铉。

          洛冰河不擅长记人,能够让他记住名字的,除了和自身实力相当的敌人外,便剩下曾经给自己造成伤害和激怒过自己的人。魔族生来不重视感情,他也不例外。他对沈清秋,应该是因恨生爱。

         错了,是因爱生恨再生爱。

       “我又没对不起她,何来愧疚一说?”洛冰河无半分感情的回答。按了按太阳穴,他盯着下方的消瘦人影,觉得情况变得古怪了起来,洛真铉以前可是从来不会刻意向他询问其母亲的事。

         他的母亲,在魔宫之中被视为禁忌。一旦发现有人谈论,立即会受到魔规处罚。

        没有对不起我的母亲吗………

        洛真铉握紧了放在腰间的手,青色的血管渐渐浮现,深棕色的眼眸光芒忽明忽暗,叫人看不透彻。

         母亲去世的时候,口里一直喊着“冰河,冰河”;她的手中,还握着一根发簪,到断气了都不曾放开。自己的母亲到底有多么喜欢这个男人啊。

         母亲她………爱错了人。

         爱上了一个冷血鬼,还丢了性命。

       “不,父亲,你敢说母亲的死和您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洛真铉不信,母亲是得重病而无药可医。

         他的声音很轻,不像是质问别人事实的样子。

         因为习惯了……

         习惯了一个人护着小小的自己,守着母亲所在的一方天地,装作冷漠,冷漠着母亲的所有。

         洛冰河再怎么不明情理也察觉到洛真铉的反常了。但对方得寸进尺的举动倒使他心情愈加烦躁,难以平静下来认真思考问题的严重性。

         洛冰河能回答已经是给洛真铉最大的让步了,结果居然还在纠缠不清。

         忽然,他的瞳孔一缩,正当其身体要不受控制倒下的那一瞬间反应极快的用手撑住,不至于狼狈地趴在地上。

         什么?!!

         难道……

       “可恶,你………”

         洛冰河浑身发软,体内的魔气像是被封住了,完全调动不起来。

         是那杯被自己捏碎的白玉盏?!!

         普通的毒根本近不了自己的身,什么毒可以有这种效果?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背叛他的,是他的亲生儿子。

         明朗了,所有的事情都明朗了。

         洛真铉就是叛军安插在他们魔宫内部的眼线。那么,沈清秋估计也是被他教唆才会偷军力部署图的。

         他们的计划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父亲,你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你太自负了,认为现在的三界之中没有人会是你的对手。但你有没有想想,三界之中有多少人不服你。他们如果联合起来的话,可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连你,也抵挡不住。”

         准备了一百多年好不容易成功了,洛真铉却高兴不起来,反而感到很失望。

       “唉,成功是很难构建的,而失败,只在一瞬之间。”

         洛真铉走到洛冰河的面前,站定。

       “父亲,把圣陵的钥匙交出来吧。”

         洛冰河合眸,并不理会洛真铉。额头上冷汗密布,用尽全部力气忍耐着虚弱感。撑着地面的手不停地抽搐,从表面看来像是不行了。

      “父亲还是个倔强的人呢。”洛真铉面部一寒,掌变爪,聚力,朝后者头部袭去。

         劲气攻来,洛冰河继续闭着眼。由于灵力不能使用,再加上他参与战斗场次多得数不胜数,所以感官比平常异常灵敏。凭借着身体的本能,他的动作快如闪电。

          一个偏头躲过,他后脚蹬地,利用巧力起身。红色的双瞳凌厉逼人,趁对方愣神的空闲,洛冰河抓住其臂腕,另一只手则拍向洛真铉的胸膛。

         洛冰河没办法使出全力,但是让洛真铉吃一惊,争取时间逃跑还是可以做到的。

          洛真铉按着胸口后退了几步,倒是无碍,只觉得有些气闷。

         难怪能在短短几年就收复了混乱不堪的魔界,是自己小瞧了父亲啊。

       “来人。”

       “在。”一群穿着黑胄甲的高大汉子们从殿外冲了进来。
          
       “彻查这里,应该是有暗道之类的存在。”

       “是。”

         洛真铉就不信,中了那个毒还能有多少力气跑远。而且即使跑了出去,外面都是他们的人,洛冰河也藏不了几天。千浔城那边,应该快要侵占结束了吧。

         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漠北君是个难缠的对手,不过,有穹御尊在,不成问题。洛策是个傻大个,也无需在意,剩下的是大哥落轩和三妹洛敛萤。
        
         大哥在闭关,等到他修炼完毕恐怕会有麻烦。至于三妹,她胆量太小,估计不敢管魔界里发生的事,顶多做些小动作。

         形势,对我们大有利。

         ………………

         沈九之墓。

         嗯,写得真好啊那小子。

          对了,还挺狠的。

         何哲羽端详着石碑,发出了由衷地赞叹。理了理自己沾满泥土的衣服,他的身后,空间碎裂,走出了两个人。一大一小,一高一矮。

         女孩一脸生气的瞪着何哲羽,要不是旁边的高挑女子拦着,她早就小跑过去用拳头对何哲羽狂打一阵。

         这个坏哥哥!没良心!!居然叫我们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以后他再怎么求我,我也不帮他的忙了!

         哼!

------------------------------

马上要完结了,但看我写作的特点,估计还能再拖几章。

额……

争取这个月结局就出来,不然的话是真没时间了。

        

       

评论(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