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三十二)

第32章  穹御尊

        「千浔城」

       “多谢岳兄出手相助。”一位看起来十分年轻的青年躬身抱拳,感激道。

        岳清源面容带笑,却是没有立刻回话。都消声隐迹了这么长时间,他还以为这家伙早就死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结果竟然暗地里集结兵力,等待机会一口气夺权。

         魄力倒是大啊。

        第一次和穹御相遇是在封印天琅君的时候,那个全修仙门派联合对抗魔族的时期。不过,他的印象并不深,因为当时他的注意力全程在天琅君身上。这不是小瞧穹御尊,而是天琅君实力太强,岳清源没有功夫关注其他人。

       “隐藏得够深啊,穹御。”

         明明是个一千几百多岁的老头子,外表居然只有二十出头的模样,可想而知对方一定是得到了什么宝贝。

         魔族的寿命比人族长得多,但外貌变化是由时间加上实力等级决定的。如果你在中年时达到了元婴期,那么你的外貌就会一直稳定在中年,以此类推。还有一点,就是每一次实力的提升都会延缓外貌随年龄的变化。

         岳清源可不记得穹御尊是在三十多岁就修炼到了元婴期啊。

         背在身后的手还残留着僵硬之感,他不敢放下对穹御尊的防备。只得在心中感叹,漠北君拼起命来还真不能大意,所幸他有坤离镜,暂时把其封印在了里面。

         最低零度,极致之寒。

         漠北君已经到此番境界了。

       “哪有,哪有,曾经的岳掌门变成这样才是更让人吃惊的吧。”

         穹御尊眼睛弯成了月牙,像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但熟悉他的人都再清楚不过了,他其实是个笑面虎。用伪装欺骗他人,之后便毫不留情地将对方吃掉。可不得不说,穹御尊又是个擅于用兵,懂得如何拉拢人心的领导者。

         岳清源轻哼,没有反驳穹御尊的话,算是默认了。

       “对了,你说你能解决小九的伴魔体质并抹消洛冰河下的禁咒?”岳清源正是因为这才选择帮穹御尊对付漠北君的,不然他可不愿再和魔族扯上关系。

       “能,绝不是妄言。”穹御尊信誓旦旦。

       “那我就信你一回。”岳清源虽然面上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有些犹豫。

         这会不会太巧了点?他和沈清秋一到千浔城找到接头的地方,那探子就说唯一有办法的人,只有和天琅君处于同一时代,并有着丰富阅历的穹御尊。后来潜入驻军帐内被发现,确认了身份,说出目的,穹御尊便直接跟他们谈起了条件。不管怎么想,岳清源总觉得不对劲。

         可没有时间了。

         前几天,洛冰河出事了。

         伴魔和其所属者是一个整体,无论那一方出了问题,都会对另一方造成影响,只不过伴魔的影响更深而已。

         他知道近来魔界的剧变小九可能也掺和了一脚,从那个时候对自己说要断绝关系就可以猜得出来。看来小九是打定主意要和洛冰河同归于尽了啊。

        他要保护好自己的小九,决不允许发生上述情况。

        向着穹御尊挥了挥手,岳清源轻轻一跃,身形便从城墙上落了下来。

       小九就在下面等着他。

      “处理完了?”沈清秋脸色透露出一丝苍白,但声音还是中气十足。

       “嗯。”岳清源下意识的想去握住沈清秋的手腕,察看对方的身体怎么样了。还未反应过来,后者就快速躲开了。

         沈清秋忽然发现,自己已经不认识眼前的人了。越是和岳清源相处,他就越是感到陌生。

         自己或许太迟钝了,应该早就明白的,岳清源不再是以前的岳清源了,更不是自己的七哥了。

       “你接下来想干嘛?”他苦涩道。

       “帮你。”似乎对沈清秋的态度习惯了,岳清源收回了手。

       “你帮我的够多了,我不需要。”沈清秋说不出此刻心里的感受,像是失望又像是愧疚。失望于七哥的改变;愧疚于自己是害了对方的罪魁祸首。

         岳清源不会再老老实实听他的话了。

         他被强硬地抱了起来,随着穹御尊的步伐,岳清源带他进入了营帐。

         魔军的首领漠北君不在,剩下的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叛军只需把还在拼死抵抗的清除就行了,这还是要一定的时间。

         穹御尊向他们解释,虽然由于所属者的状态导致沈弟虚弱,但相应的,所属者对伴魔的控制也会大幅度的减小,这个时间段就是机会。要是等洛冰河恢复过来便前功尽弃了。

        不过,这件事情急不来,他说。

        仪式并不简单,老实交代,穹御尊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成功率顶多六成,这还是加上了利用外物的条件从而推测出来的。

      “那你走一趟还是我?”岳清源问。

      “叫岳兄去的话岳兄放心不下沈弟吧?在这里等我回来就行。”穹御尊的视线在岳清源和沈清秋两人之间来回扫了扫,最后别有意味的笑了一会儿就离开了。他的眼睛又不瞎,当然没兴趣在帐内干扰他们。

         他误会了吗?

         不是。

         个人的私事交给个人处理,两人的矛盾也要两人化解,他个外人继续待着干嘛。

         沈清秋环顾四周,打量着营帐内的布置,忽然,他的目光被一幅画像深深吸引住了。

         画像挂在阴暗的角落里,沈清秋只好走进才能看得清楚,岳清源在后面跟着他,保持了一米的距离。

         画里有一位女子,挽着发,许多金银珠宝点缀在上面,体现出其身份的尊贵。她穿着淡紫色的宫廷服,领口,袖口,衣摆都用金丝绣着凤羽纹。双手端正地放在身前,散发出一股无法抗拒的美感。但有一点很可惜,女子的眼睛被一白绸覆住了。

         即使不是完整的,沈清秋还是感到了震撼。

         他不认识。

         这是人间哪一位皇帝的皇后?为什么他没丝毫印象?

         他求助的望向岳清源,而岳清源摇了摇头。

         等等。

         沈清秋注意到了一处极不起眼的点。

         他抚上了画,冰凉滑润的,纸面有些年代了。

         手指上移,停留在画卷下方的那一行小字上。

         记,吾妻。

         字迹清秀。

         还有一个图徽,应该是代表作画者所在的家族。

         沈清秋皱眉,这个图徽很眼熟,他好像在那里见过,但脑子里一片空白,想不起来了。

       “小九,你怎么了?”岳清源见沈清秋摸着下巴,神情严肃,站在画的面前仿佛静止了一般,不禁疑惑。

      “没事。”

        沈清秋把思虑拉回。不该想多余的,他和岳清源之间的事都还未讲明。

        洛冰河出事是早晚的问题,这么快开始就不在他的掌握中了,洛真铉这家伙也不知会自己一声,搞得他现在的处境尴尬死了。如果想要活下去,那他就必须依靠岳清源和穹御尊。

         放弃吧,不是有决心了么?又反悔了?

        忘了答应过我的事了吗,七哥?

        说好离开呢?

        自己………又为什么迟疑了?因为什么?还有值得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

      “曾经的苍穹派掌门竟然是个不守信用之人,传出去有多可笑。”

        与其苟延残喘的吊着命,沈清秋宁愿立刻就死去。这样,他便不会一直活在洛冰河对自己所做过往的回忆中,也不会天天看见岳清源的脸。岳清源被自己毁得什么都不剩,他哪有勇气再度寻求前者的庇护。

        这几天岳清源寸步不离的护着自己,趁睡着时向他体内运送灵力稳住心脉,耗费修为,他怎会不知道。

        有意义?

        没有。

         一个人既然有了求死的心,谁也拦不住他。

       “岳清源,让我走。”这句话他说了很多次,这次却是认真的。

       “你想看我自爆吗?”沈清秋平静得可怕。

       “我不介意再自爆一次,而且这回,我不会让你找到我。”

         哪怕要毁掉灵魂。

         本来他这种小人也没有转生的机会,要是只能在地狱里待着,那干脆就在世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胆小鬼的做法,不是么?

       “小九,何必呢?”岳清源心口一痛。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

          洛冰河起码得到了沈清秋的恨,可自己呢?什么也没有得到。难道要他像洛冰河一样吗?不,他做不到,他怎么可能做得到。哪怕会伤害到小九一丝,他都不情愿。所以啊,他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小九。

         岳清源天真的以为,这次他能成功留住小九了。可,这是幻想,一个美好的幻想。他试过了,试过无数次不同的方法,连逼迫都试过了。

         没用,反而情况更坏了。

         在问小九何必,为什么不问问自己又是何必。
       
        

          街上不断有人叫嚣着,逃难着,那是属于洛冰河一方和穹御尊一方最后的对抗。

       “咳。”沈清秋一手扶着某个被破坏得严重的墙壁,一手捂着口,脸色又苍白了几分。没有岳清源,果然不行了。

         看来是撑不下去了,终于要结束了。

        『不,你不会死,你的命是我给的,你只能死在我手里,谁允许了?』

         沈清秋一惊。

         洛冰河?!!

        

-----------------------------

这个星期努力的话,还有一更。

再努力一点的话,会有两更。

不努力的话,一更也没有。

…………

你怎么不去死(×)误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