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三十三)

第33章  真实的心

         心灵感应?

         不对,又不像是。

         嘁,阴魂不散。

         沈清秋死死用手拽紧胸口,抵抗着伴魔想要救所属者的潜意识。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那声音提醒着他洛冰河的藏身点在何处,不停的叫他过去。

        他怎么会过去?好不容易摆脱了别人给他安排好的命运,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找个地方安安静静地死去。他做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小畜生,你行行好,不可以放过我?

        这是……………

        沈清秋一惊,他的灵力,就在刚才,回来了。

        充盈的灵力在经脉里流转,迅速消除了身体的无力感。这和以前半吊子的金丹期带给他的感觉不一样,没有丝毫的虚浮和不稳定,只有凝实和强悍。

       人族和魔族体质相差巨大,他们的灵力性质也完全不同。魔族称带有黑暗属性的灵力为魔气,人族则称呼不变,仍为灵力,但有的修道者将其称为圣气。按理说,魔气与灵力不可能共存,洛冰河却是个例外,因为他是半魔半人之躯,还有天魔血和心魔剑的相助。而如今,沈清秋也成了一个例外。

         这凭空出现的灵力,是魔气和灵力的融合状态。

         那句话是一个钥匙么?是解开我体内灵力封印的钥匙。沈清秋立马想到了这一系列变故的关键点。洛冰河他到底想干什么?他是早就预料到有一天我会被伴魔的身份给害死?所以才在下禁咒的时候多安排了这一特定条件下的触发,为了保我一命?

         谁要你的怜悯了?洛冰河,你别忘了,现在你连自己的命都无法掌控住。

         可他,在灵力回来的那一刻居然感到松了一口气。

         原来他还是怕死的。

         本性难移。

         他抬起胳膊,把挽着发的青玉簪抽了出来,拿在手心里。缓缓用力,像是要把这青玉簪给握得粉碎,但却是没有使上灵力。

         鲜血,顺着青玉簪的簪身流下,滴在地面上,十分刺眼。

        果然…………没办法么?

        沈清秋的前方,即千浔城的东面,洛冰河应该在那里。而他的后方不远处的营帐里,是岳清源和穹御尊。他有两个选择,要么原路返回,去告诉他们洛冰河的行踪,他相信岳清源和穹御尊其中的任何一个都希望洛冰河死。要么他单独去找洛冰河,弄清楚洛冰河对他的想法究竟是什么。这样,他才能安心的亲眼见证对方生命的终结。

         又或者,他是知道洛冰河的想法的,只不过一直在逃避而已。

         那…………选择哪一个?

         沈清秋忽然拿不定主意了。

         这可是除掉洛冰河的机会啊,竟然会拿不定主意?明明自己是如此的憎恨洛冰河。

         等等,为什么会有第二种选择的存在?

         这不是很多余?

         沈清秋心里闪过一道巨雷,把他给彻底惊醒了。

         在被洛冰河软禁的日子里,沈清秋几乎对每一件事情都有印象,都记得清晰。那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像个女子一般被迫承受着洛冰河近乎疯狂的情爱,身为男子的他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恶气?但细细一想,洛冰河除了这一点过分外,其他的,可以说是将他照顾得无微不至。

         沈清秋是故意淡忘的。

        淡忘每天早晨醒来后侍女们端来的那碗由洛冰河亲手做的粥,淡忘做噩梦时把他从恐惧中拉出来的无形力量,淡忘根据天气的变化而特意加厚或减少的床褥。

        …………

        洛冰河,是你深深陷入了这场爱情游戏中,还是我?

        沈清秋想好自己该怎么做了。

        但总有人来干扰他的决定。

        离洛冰河的藏身点还有不到十公里的距离,何哲羽就拦在了他的面前。这还有完没完了?先是岳清源和洛冰河用尽手段不让自己死,后又是你这个家伙没事跑过来挡路,能不能消停会?

        “沈兄,你还是后悔了。”何哲羽双手背在身后,神色黯然,一副自己很是失望的样子。他不惜以肉身和寿命为代价,只是为了换取一定的天机来改变未来的走向,哪怕是一点点的偏差也好,就足够让混乱的世界重回正轨。同时,也能让不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回归原位。何哲羽帮沈清秋,虽存有一点何家之主的私心,但也是真心为沈清秋好。毕竟,如果不是尤其喜欢乱来的那两个人收集其灵魂碎片,前者大概早就转世过着新的生活了。

         说来倒也惭愧,何哲羽拥有预知的能力,却在得知未来的发展趋势后怂了,就是怕自己应付不了魔君洛冰河。要是当初立刻开始干扰洛冰河和岳清源的动作,也不至于现在如此麻烦,大费周章的帮助洛真铉推翻洛冰河对两界的统治。

         何哲羽对沈清秋说过,沈兄的每一次决定都会影响未来,造成不同的结果。结果是好是坏,就是他也猜不出来。但他唯一能够确信的是,若是沈清秋这一次救了洛冰河,那结果,大概好不到哪里去。

         “让我走。”

         沈清秋说。

         “我又没说要阻止你。”看见脸色瞬间变得冰凉的沈清秋,何哲羽哭笑不得。我只是跑过来当个见证者的,你无视我便可。

         他干涉的事情,太多,不能再违背天意了。

         何哲羽无奈地让了道,做了个祝你好运的手势。

         沈清秋懒得偏头做出回应,安慰安慰后者受伤的小心灵。

         反正他什么也明白了,包括这一整件事的起尾。

         何哲羽给的提示,相当明显,他怎么也不至于看不出来。是不是要说句感谢之类的话?

         呃……罢了,自己都走远了。

         那幅画上的图徽难怪会眼熟。

         原来如此啊。

         他找到了洛冰河,不过情况不容乐观。

         洛冰河的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血液已经干涸,看来被叛军追杀得够呛。那毒依然游荡在他的体内,抑制着天魔血对伤口的愈合能力。

         堂堂魔界之主,被自己的属下折腾成这样?

         沈清秋笑出了声。

         他该高兴的。

         弯下身来,沈清秋目光盯着因失血过多而昏迷的洛冰河。他的双手,不知不觉地掐住了对方的喉咙。此刻,只要他想,就能立马叫洛冰河归西。

        沉默半响。

        沈清秋听到了洛冰河均匀的呼吸声。

        他又放开了。

        呵,算是我还给你个小畜生的。

        前世的恩怨已结束,今世的,他也搞不清楚谁欠谁。

        向着洛冰河的嘴唇,沈清秋吻了上去。

        伴魔对所属者有什么好处,他还记着呢。

        这是最后一次。

        从今天起,洛冰河和他之间的所有恩怨皆化为泡沫,蒸发于这份炙热的阳光下,再也找不到一丝痕迹。

        他贴近洛冰河的身上,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
     
      

------------------------------------

此处省略,字数不限,你们自行想象。

皮这一下很开心。

打我吧(x)
        

     

    

评论(12)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