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化泪沙(三十四)(完结)

第34章  圆满

 
         岳清源没有把他的身体归还回来,不过对何哲羽而言已经无所谓了。身体被别人占据时间太久,就算回来了他也无法再继续使用。

         听说魔界的那场叛乱所有参加的人都没有尝到甜头,因为已经消失许久的天琅君中途干扰了一把,使魔界的暴动暂时平稳了下来,形成了南北两方个统治一半的局面。天琅君和穹御尊这两个多年的死对头,又有再度对抗的机会了。

         洛冰河没死,但他不知为何忽然不争魔界之主的位置了,反而四处游历,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何哲羽清楚洛冰河在找什么。

         他在找人。

         找沈清秋。

         洛冰河找不到的,除非沈清秋自己愿意出来。

         何家归隐了这么久,亲眼目睹了几个时代的交替,没有任何人曾在历史中发现它的存在,这自然是有它的厉害之处。何家所拥有的大范围性空间隐匿术,在人,魔,仙三界排名第一强。

         沈清秋救洛冰河的方法,十分简单且直接,就是利用伴魔的体质将洛冰河所受的负面效果全部都移交到自己身上。看似危险,其实也是最为安全的。虽然移交的过程中那些伤害会降低,但影响依然存在着。不过,沈清秋要的就是这种影响。

         时常动不动会昏睡过去,一睡便是一整天甚至更长。在昏睡时气息微弱,一副即将要断气的样子。这造就了他生活上的不便,可也彻底阻绝了所属者对伴魔气息的探知。

         他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让自己在这世间消失了。

         其中有何哲羽的帮忙。

         何哲羽挺心累的。
   
         对洛冰河要意思干嘛要躲着啊?还把他扯进来。

         唉。

         惨成这样,谁让自己是个老好人呢?娇儿教训得没错,自己必须学会如何强硬。

         他不敢出何家的门了。

         洛冰河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当然,也知道有何哲羽这个暗中操纵一切的人。他能想象得到以后要是出去被洛冰河发现,估计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沈兄,你害死我了啊!”何哲羽欲哭无泪。

         “别吵,我睡会儿,埋怨了好几天该收敛了。”沈清秋懒散的抬了抬眼,在藤椅上翻了个身,声音细微,还未等前者在开口说些其余的话就又陷入了熟睡中,使得何哲羽那叫一个心灵受打击。

         虽然的确是害怕洛冰河,但何哲羽还是跑出去了几趟。沈清秋叮嘱过他,让他要是遇见岳清源就装无辜,装受害者,事实上他照做了。

         难道他不是属于受害的一方吗?

         洛真铉那边他解释清楚了,总之不能失了对方的信任,毕竟还得靠其给天琅君施加压力。

         至于穹御尊,何哲羽一向保持着能不理就不理的态度,仅仅是派人捎了个口信。

         对于何家的叛徒,他没有什么好谈的,即使这个人是他的父亲。

         …………

         过去四个月了。

         这回运气特差,竟然被洛冰河逮住了。

         虽然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何哲羽很久之前就预知到会有今天的场面了。

         好快啊,怎么不给人个反应的时间。

         洛冰河像拎个野猫子一样把他拎进了茶馆。

         “告诉我师尊在哪,不然我宰了你。”

          嗯,洛冰河的风格,开门见山。

          “小生能不能不回答?”何哲羽表示他心里苦,但是他说不出。

          “不,能。”洛冰河一字一顿。他还是给何哲羽留了面子的,起码没有立刻动手揍人。

          “洛兄,我是真的不能说啊,沈兄他的用意我想你应该很清楚吧,他不想见你,你强求有什么用?小生看得出来,沈兄对你只是暂时拿不定主意。你想想,他肯舍命救你何尝不是一种体现?你要不再等等,给沈兄一段时间考虑考虑?”

         何哲羽瞧见洛冰河目露凶光,却是无下一步的动作,当下也只好乖乖站在原地。他的逃脱手段,在对方的面前可是丝毫没有用武之地,还不如慢慢和其周旋。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你说不说?”

          结果洛冰河不按照他的套路走。

          何哲羽捂住胸口,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好吧,他承认自己玩不起。

          最后何哲羽将洛冰河引领着进入何家,带到了沈清秋的面前。

          何哲羽尽力了,接下来要看洛冰河自己。

          沈清秋又是在藤椅上昏睡。

          洛冰河的身体颤抖了。

          只见他缓步走上前去,微微弯腰,伸出去的手停滞在了半空之中。

          洛冰河想触碰沈清秋,但又犹豫了。

          他并没有得到允许,不知这样贸然侵犯,不守规矩,会不会再次伤害到脆弱得如同纸娃娃般的沈清秋。

          曾几何时,他是不可一世的魔君。他想的,他要的,没有谁敢违背,没有谁敢跟他抢。

         直到沈清秋一次又一次的打破。

         洛冰河开始明白,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牢牢拽在手心里便可以说是得到。

         等过多少个春夏秋冬,守过多少次花开花落,他才等到那青色身影的出现,嵌入心坎,再也没能抹消掉。如泼落在纸面上的墨点一般,就是停留在哪儿,色彩单调,黯然得微不足道,却是护着那道底线,小心翼翼地扩散着。

         以前洛冰河索要的多,但他此刻,只求能守在沈清秋的身边。

         这要求,完全脱离了他的性格,是他超过极限从而越出的一大步。

         实属不易。

         几百年来,无论发生了什么都没有改变他,哪怕是一丝一毫。但他却是自己改变了自己,即使这份改变他只在沈清秋的面前展现。

         何哲羽赌错了人。

         他意识到了。

         胜利者是洛冰河。

         洛冰河就这样等着,他希望沈清秋醒来的第一眼能是他。

         然后沈清秋就醒了。

         这一幕充满戏剧性。

         “…………”映入眼帘的人是那么熟悉,沈清秋脸上倒是平静,无语了半天,他试图翻个身继续睡。

         “师尊,我错了。”洛冰河反应快速,立马把沈清秋掰正。他捧着对方略显苍白的脸,细密而温柔的吻向其薄唇处覆盖了上去。洛冰河只是一味的轻吻着,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唔…………”

         吻夺走了沈清秋的语言能力,也使他失去了大脑的思考能力。等他回过神来,他瞬间有了动作。

         沈清秋恶狠狠瞪了一眼洛冰河,随后就把前者推开了。当然,没用多大的力。

         ???

         咦?这么容易?

         他惊讶了。

         好吧,是洛冰河在配合着自己。

         “小畜生,你发什么神经?”

         “师尊,我心悦你。”

         “哎?”

         “师尊,你能原谅我之前的过错吗?”

         “…………”

         “如果无法原谅的话,我会用我的余生来补偿师尊你。”

          “…………”

          “师尊,别拒绝我,好吗?”

          “…………”

          叹息声中,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应答。

          “好。”

           END

------------------------------------

终于完结了。

有些小细节会在番外指明。

当然,是在高考之后,嗯,还有三十多天,也就一个月的时间。

        

     

        

       

         

评论(5)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