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人渣?!!本人才不是(10)

●关于粉丝破千什么的我感觉我没肝……

●还是久违的更新

●坑多,萌的cp也多,慢慢补。

●之前的肉全部翻车,我也没法补,因为以前没有备份的习惯,所以别指望我能重写。(很久没饨肉了,也许心血来潮会写?没有想到微博也会翻车……我去……)

————————————————————————————

胡来的小子……

沈清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幸好在遭受袭击前他为洛冰河布置了一个防护罩,虽然是临时的,但现在看来好像起了那么点作用。

手上的灵力光芒渐渐熄灭,他瞥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人,为了确保无事,沈清秋可是为洛冰河传输了两成的功力,当然,这只是暂时当做补充前者恢复伤口所需灵力的补给,之后回到苍穹山派会向木师弟要一些针对其伤势的丹药。

该说是运气好吗……

不过,现在要怎么办呢?总不能不管洛冰河而去寻找宁婴婴吧?还好代表宁婴婴性命安危的传息纸鸢没有异常。

都这么久了……果然魔族是有什么目的?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自己就不需要太过于着急。

既然将宁婴婴一群人作为人质,便不用担心魔族会对她们出手。

先静观其变吧。

心念至此,沈清秋就不再多想,由于自己的毛病,即不喜欢与不熟悉的人共处一室,他马上拉开了与洛冰河的距离,在一处光滑石板面盘膝坐下。虽然他和洛冰河不算是陌生人,但也不是遇上就可以打招呼的熟人。忙了几个时辰,他需要好好调理,在洛冰河的身旁,他估计自己没法静下心来。

洛冰河救了他,这是事实。

刚才的攻击,老实说,沈清秋不能保证自己能安然无恙地接下。

欠了一个人情。

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他微微摇了摇头。

意识渐渐沉入深底,沈清秋紧闭着双眸,经脉里的灵力缓缓冲出体外,本是无形无色的事物却是在此刻现出极不显眼的淡青色,萦绕在山洞内。

大约过了几个时辰,似是听到了一阵衣服摩擦地面的声音,沈清秋轻皱眉头,心里抗争了几秒,倒是不情愿的睁开眼来,面无表情的看向杂音起源地。

……

四目相对,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就这样像雕像般保持不动许久,最后是洛冰河率先打破了尴尬场面,动作僵硬的挠了挠头,他干笑道:

“沈师伯,那个……给您添麻烦了……不好意思……”大概是伤势挺重的缘故,洛冰河语速很慢,中途还狠狠喘了几口气。

见后者艰难的在自己面前撑起身子,毫无血色的脸上满是愧疚,沈清秋就算生气也生气不起来。明明是自己大意,连一点危机都没有感受到,反而让袭击者攻击得手,使洛冰河差点丢失了性命。

“是我的错。”

沈清秋撇过头去,要是换作本家弟子,他估计会多说几句话,甚至不顾形象的呵斥,但如果是别家弟子,他只会沉默不语,回去后才向其长辈认错并尽力补偿。

对洛冰河也不例外。

洛冰河于他,终归不过是个普通弟子。在另外的平行世界里,洛冰河对沈清秋而言可能是个特殊的存在,但他可不这么想。

在没有因为意外去到那个世界一次前,沈清秋和洛冰河的交集少得可怜,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最近却是忽然和洛冰河纠缠上了。

“好好休息吧。”在洛冰河即将开口说话的那一瞬间,沈清秋立马阻止了。

多言无用,调理身体为上,以便应对以后出现的各种突发状况。

沈清秋不知道设计此局的对手是谁,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见前者没有再听自己解释的兴趣,洛冰河墨色双瞳闪过一抹难以察觉的阴翳,竟是隐隐有深红色的血丝在眼角浮现,当然,这种微小的变化仅仅只是持续了一刹那便恢复正常。紧抿着嘴,洛冰河还未褪去青涩的脸庞涌上无法言明的悲伤,像是个认错失败得不到原谅的孩子,他想,他惹沈师伯生气了。

他从来是个很听话且讨人喜的孩子,在母亲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声的时候,他就真的躲在杂草堆里,眼睁睁的看着母亲被欺负,泪水无声的划落,自己硬是咬着嘴唇逼着牙口不发出抽泣声。后来,母亲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于是他放弃上学堂课,背着母亲去做苦力,偷偷将赚来的钱买药放入白米粥里递给母亲喝。为了不然心思细腻的母亲发现,他早上和晚上总会绕道去学堂然后走回家。

他以为日子可以这么就过下去,但妄想总会如泡沫一般破碎的。

母亲去世了。

从他记事起,他就和母亲相依为命,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如果有的话,他想抓着对方的衣领,大声呵斥为什么!为什么不管她们母子俩?!只要稍微给我们一点援助母亲就不会走到如今的地步!

他没有认识的人,身上也没有充足的钱,所以年仅十二岁的他抱着自己母亲的尸体小心翼翼的挪到草屋外,就地铺了一卷草席,用手一把土一把土的刨出一个勉强容得下人的坑,墓碑也是随手从床上扯下来的木板。

他的母亲从不是个俗人,他很清楚。

参加葬礼的,只有他一个人。

那天,下着蒙蒙细雨,他跪在墓前,没有流下一滴眼泪。

直到跪到双腿发麻,再也支持不住了,他才仰面倒下,哭出了声。

深秋的雨点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

后来,凭着母亲教给他的一些生活技巧,他被收入一户条件不差的地主家做学童。

日子很枯燥,但也过得下去。

地主家的女儿是个很好的人,在许多方面都照顾了他。

过了几年,修仙门派大力征招弟子,刚好地主家的女儿有意向,于是他便拜托一同去好有个伴。

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

就像母亲所说,生活,总不会一直叫人为难。

不过,他已经很久没和那个善良的女子见面了。

回忆到此结束。

调理也该有个限度,沈清秋是不会忘记自己此行的目的。

洛冰河自醒来后便没有再睡着,大概是睡得久了,失了睡意。

不过不得不说,洛冰河的身体修复能力是真的好,加上沈清秋时不时为他传输真气的缘故,过了几天后,除了无法动用本源灵力和大幅度运动外,其它的基本没问题了。

浪费了好几天时间,要说心里不急那肯定是假的,沈清秋也只能怨自己。

在洛冰河养伤期间,沈清秋虽说会出去转转,但大多数都是在山洞周围留意情况。

后尤山里的魔兽众多,倒是一番热闹的景象,像被袭击前那种诡异的寂静反而再也没有出现,这就更加让沈清秋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攻击自己的人果然实力不俗。

用了控制空间界面的术吗?

不简单,精神力居然远在自己之上。

他可不记得魔族什么时候有这一号人了。

得尽早通知岳清源。

按照先前的打算,沈清秋是想再晚一两天出发的,不过既然洛冰河强硬的表明要早点救出宁婴婴,那他也不必太过于推脱。只是……绕了后尤山大半圈,他们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魔族活动的痕迹,但传息纸鸢所告诉他们的方位的确是在这里。

探索了几个时辰,沈清秋有点担忧洛冰河的伤,于是便停下来宣布原地休息。

洛冰河知道沈清秋是为了他着想的。愧疚感一次又一次自心中升起,他紧抿着嘴,倒是没有开口说些什么。

事到如今,说什么也没用。

不想拖后腿的话,最后是好好听从对方的安排。

“师伯,喝点水吧。”洛冰河见前者在离自己极远但又在视线之内的圆石上站定,似是在警惕四周,可心思细腻的洛冰河又怎会不明白师伯对自己的有意疏远。貌似从见的第一面起,沈师伯便很厌恶自己,不,也谈不上厌恶,就是相比较其他弟子,对自己更加冷漠。

洛冰河大着胆子往沈清秋走去,把水壶举起。

“多谢。”微微点头,沈清秋把水壶接在手上,却是没有喝的打算。

洛冰河也不指望沈清秋能有其它的反应,在原地呆了一会儿,见其目光注视着某一虚空点,面上毫无表情。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他放在腰间的手紧了紧,随后,转身回到原先的位置坐下。

他不是个闲不住的主,但就是在沈清秋的面前沉不住气,明明早就有过那么多的交集了。

也陪他耗了那么多年……

闭眼冥想了十几秒,他的双眼又瞥向了那青色身影。

沈清秋,很喜欢青色么……

洛冰河从未看过沈清秋穿过其它颜色的衣服。

青色,是真的很适合他……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

白色的绸缎围着纤细的腰身,青色的衣摆与翠绿色的竹叶纹路相互映衬出高挑的身形,衣领则是淡金色的,不高也不低,恰巧露出白皙的脖颈。脸庞总是冷冽的,但眼角与眉毛的缝隙间却是透着一抹柔和。淡漠与温柔在同一个人身上,并不显得有违常理,反而让人觉得有股特别的魅力。

洛冰河回忆起扑倒沈清秋那一瞬间腰间的柔软,不禁摩擦了下大拇指和食指。

这是男性该有的吗?

至少像沈清秋这种修为上乘的人,不是应该身体素质极高的吗?为什么跟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样?

太使人误会了……

唉,怎么开始纠结这问题了……

洛冰河扶额。

早晚会弄清楚的。

靠着树干,他觉得自己在短时间内是无法好好休养了。

心神都被沈清秋给吸引过去了。

一旁的沈清秋则是毫无察觉的将水壶收回灵戒,根本没注意到后者愈加火热的眼神。

——————————————————————————————

进度慢,我觉得自己还可以写两年……(←你的64幅工程制图画完了没……)

你的好友——痴汉冰冰已上线。

好像干了沈主席啊,写得这么正直我都无法忍耐了。

我就想说冰哥,冰主席你们两个忍耐得住吗?

最近风声紧,还是控制住自己吧。

开车不利于身心健康。

评论(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