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人渣?!!本人才不是(11)

•我又来更了。

•更新很慢,很慢……我只想打我自己……

•还是之前的问题……不要问我文没了……特殊时期大家忍耐一下(←以后记得催她补就行了)

•给坚持不放弃文的人一个大大的爱心!
(。・ω・。)ノ♡

•以及看了hellsing后,我想说:我爱管家!!大爱的那种!!!本命不解释了!!别拦我!我要开坑!!!我吃A叔×沃尔特!

•再说一句,画风一开始觉得不适合自己的动漫并不代表你不会迷上它,我的英雄学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永远喜欢all爆!特别好吃!

•论文写完了我表示我可以浪了。

•看了之前写的文我只想重写……以前写得文都是什么鬼玩意啊……或许会改。

•剧情缓慢推进中……

————————————————————————————

想逃?

冰妹哼笑一声,好不容易逼出真身,怎么可能轻易放他走?

在冰妹面前的黑影快速在茂密林间熟练的穿梭,让他一时间难以锁定目标,随意攻击又会浪费灵力,这倒不是他在意灵力不足,而是这突然弥漫起的淡淡雾气使他感到极其不舒服。心里下意识的,冰妹认为保留力量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这得条件允许。

前方雾气之中,冲天的杀意让冰妹眯起双眼。

被逼急了么……

同一时间,沈清秋也感觉到了什么,褐色的双眸徒然凌厉,望向某一处,那里,雾气已经开始伸出巨大利爪,缓缓露出它那庞大身躯,厌恶的情绪如决堤的洪水冲上心头,他脸上表情不变,手上的动作倒是快人一步,刚刚发现异常的洛冰河正欲上前查明情况,脚抬起还没落地就被沈清秋一把拎住后领,往后扔了出去。

没错,是扔,还是那种像扔垃圾一样的扔。

洛冰河心里六个点号依次浮现。

无言,只有泪两行。

掌心青光一闪,隐藏许久修雅剑便现形,看似轻薄的剑身实际上凶狠异常。嗡鸣声还未响起,剑气就已经化为实形,掠向愈加深沉的雾气深处。

一出手,沈清秋便毫不留力。

那从雾气传来的气息,让他身上竖起一阵阵寒芒。

半响,沈清秋眉头一皱,动作快得只看到道道残影,修雅剑从右手边换到左手边,以一种奇幻的弧度围绕着周身舞动着,挡下了朝自己袭来暗红色的巨大触须。

在用灵力弹开触须的同时,他还得时刻注意触须之上的黏液,恶臭味不断冲击着他的鼻尖,使得其只好选择闭息。这倒不是沈清秋忍受不了,而是这恶臭味不仅在干扰他心神,还在诡异的消磨自己的灵力。

他可以明显感觉到灵力消耗速度的递增。

有麻痹的效果吗?

在沈清秋数米后的洛冰河当然不会当个旁观者,他也注意到了,触须的首要目标是沈师伯,看来这触须还是分的清谁是主谁是次。

不过,我可没你想得那么弱啊。

虽然因为身份缘故无法使出全力,再加上在沈清秋的眼里,他是个病人,但病人也有病人的尊严好吧。

这种恶心的东西,可不能碰到沈清秋一分一毫!

决不允许!

洛冰河眼里红色涌动,刚欲不管过早暴露身份所产生的后续问题而出手的时候,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漆黑不见底的双眸微微低垂,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盖在脸上,嘴角一裂,扯出一种近乎残忍的笑,身躯因为极度兴奋而微微颤抖着。

算了,时机太早。

他不认为现在暴露身份是明智之举,毕竟不久前才替换了那个“他”。

不能让之前的努力白费了。

理由早就备好,但此时此刻显然不是适合的时间。

做些小动作还是行的,洛冰河心想。

等等……这里居然还有其他的敌人吗?他表示自己的脑回路有些慢。

突发状况的出现并不在洛冰河的预料之中,有点小惊喜呢。

明明是惊吓才对。

余光一转,沈清秋就发现某一露网之鱼居然改变了目标,暗沉的红色闪过眼瞳,冲向后方已失抵抗力的洛冰河。

当下他就有了行动,身体一偏,与洛冰河错开稍许距离,修雅剑突然离手,悬空,剑身产生的剑芒为他挡下大部分的触须。接着,无形的劲力自其掌内凝聚,往后轻轻一拍,只见那正在张牙舞爪与他擦肩而过的触须徒然止住动作,像是正前方有什么屏障一般,无法再移动分毫。

对着差点招呼在自己脸上的触须感到心惊,洛冰河不由得感叹了一句沈师伯实力的确很强,光是心念就已经达到了无需念咒部分就可以直接使用的程度。

背对着洛冰河的沈清秋由掌变爪,气势提升了几个幅度,衣袍无风自动,从发髻垂下来的青丝在空中划出一道好看的印痕。

那攻击洛冰河的触须突然一阵抽搐,似是在哀嚎,旋即,还不待后者反应过来,触须就在其面前瞬间粉碎,吓得洛冰河一个激灵。

由于有沈清秋灵力的保护,触须粉碎后四散而下的残屑自然没有沾在洛冰河身上,不然凭那绿色血液里蕴含的强劲腐蚀力早就将他腐蚀成一滩浑水了。

找到触须的根源就能破开这个局面了,沈清秋清楚。

撇了一眼身后的洛冰河,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小子还挺镇静的啊,不愧是柳清歌教出来的弟子。他原本是想冲进去运用大范围的风属性灵力吹散雾气,好让视线明朗并找出幕后黑手的,但受伤无法运用灵力的洛冰河又是一个问题,离对方太远的话他就没法第一时间去救援了。

估计刚才触须忽然转移目标也是因为发现了他的顾虑吧。

处于被动。

嘛,也不是没有其它办法。

只不过会让自己感到有些恶心罢了。

将悬空的修雅剑飘浮到前方,借用剑气逼退一波又一波向自己袭来的触须。沈清秋双手剑指,放至额前,青色的涟漪肉眼可见,翠绿色的纹路随着指尖的滑动缓缓现形,一时间,就连空气都出现了短暂的滞留感。

这是实力强大到足以影响空间的现象!

触须不动了。

是不敢动。

在强大的威压下,就连洛冰河也产生了一刹那的心悸。

趁着触须因着本能害怕而停止攻击的那几秒,沈清秋琉璃色的瞳孔黯淡了几秒,随后微不可察的喘息一声,后又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当洛冰河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被沈师伯单臂搂着。

是单臂搂着朝没有雾气的地方掠去。

???

这……这是个什么情况?

洛冰河单手捂脸,心里思绪万千。

“怎么了?”沈清秋若无其事的问道。

他此时的打算是尽量避免不必要的战斗,因为身边有受伤的洛冰河在,他不敢乱来。

被他左手环腰的洛冰河显然十分不自在,总是东动一下,西动一下,如果不是他臂力特意练过,要不然还真是圈不住这个不听话的后辈。

小男生嘛……总要点面子,已经经历过叛逆期的沈清秋是明白的。

“不舒服吗?”沈清秋语气冷淡,但洛冰河听出了前者暗藏着的不悦。“忍耐一下吧,魔族的袭击还在继续,我们……”停住思考了一会儿,他不知道再接着说些什么了。是先把洛冰河安顿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他单独一个人去探查,还是一起去找景海汇合,顺便问一下他找到了什么线索?

谈到景海,倒是不用担心会出事。

在众多清静峰弟子中,景海是最为让他放心的一个。既不会像明帆那样惹事,也不会像宁婴婴一样总是想得太多。他沈清秋收弟子,从来不问来历,只要看得顺眼就行。不是他随意,而是能让他看得顺眼的人也不多,往往一年之中他顶多收个十人。一个聪明且天赋好的弟子和一个愚笨却老实的弟子,他大多数都是选择后者。

景海他的过去并不光彩,但沈清秋不介意。

当初他把重伤的景海带回苍穹山派时,岳清源是极不同意的。一个暗杀当代皇帝的刺客,失败后勉强躲过重重追杀逃到苍穹山派的山下,被沈清秋碰巧撞见,于是善心大发领了回来?

多年过去,岳清源果然还是猜不透沈师弟的心思。

最终他还是拗不过沈清秋,瞒着众人收留下了世间第一杀手——默秩。

为了隐藏身份,默秩特意换了张人皮面具,改了姓名。另外说一句,景海这个名字是沈清秋为他取的。

作为第一杀手,景海的隐匿能力沈清秋是敢打包票的。

后来,沈清秋发现,景海其实是个被暗杀生涯耽误的修仙者。

无论什么法术,只要景海看了一眼,都能有模有样的释放出来,要是难度大的,释放不成问题,就是威力会缩减很多。

的确是个人才。

模仿人才。

而且学东西也比常人快个几倍。

暗杀皇帝是大罪,二十年过去了当今皇上仍心存芥蒂,派近身卫四处搜寻默秩的下落,无奈的是默秩早就了无影讯,在江湖上失了人气。

虽曾经是杀人无数的刺客,但沈清秋一直相信着景海的人品,也做好了为其隐藏身份一生的准备。

知道景海真实身份的,只有他和岳掌门,而岳清源是个什么样的人自不必多说:

他答应了的事,从未食言。

他决定了的事,从不会反悔。

默秩身份暴露这种假设沈清秋也考虑过,几率太小。

皇城与苍穹山派的关系不错,也许可以周旋。

对了,还有自己背后的家族……那个混蛋父亲……

这只是后话,说不定不会发生。

好了,去找景海吧,沈清秋心想。

论情报收集,这世上真没有几人能比得过景海。

速度快造成的不适感饶是洛冰河也受不了,沈清秋刚才问的就是这一点,但此时此刻困扰洛冰河的不是胃里的难受,而是腰间传来的异样感。

被男人圈腰的经历他不是没有过,关键的是圈住他的人是沈师伯。

腰间酥酥麻麻的,宛如电流乱窜。

他穿的是特质的冰蚕衣,紧贴着身躯,冰凉的气息拂在身上,使他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

师伯的身体在渐渐变冷。

洛冰河小心翼翼的抬头,盯着沈清秋好看的脸。

好近。

太近了。

脸色不好,受伤了吗?不,不是,是使用了那个秘术,累了。

沈家的秘术。

东有雷家,西有林家,北有沈家,南有杨家。

四大世家,直属皇城。

洛冰河暗暗握拳。

他的母亲,是被林家间接害死的。

——————————————————————————————

不管你们信不信,沈主席是第一景海吹。

洛冰河感到了危机。

洛冰河:景海师兄,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切磋一下。

景海:?

洛冰河:还望景海师兄不要留手!

景海:师尊?(询问的目光)

沈清秋:记得手下留情。

景海:好。

洛冰河:师伯……你……

沈清秋:……(无视)

沈老师:唉……长路漫漫啊……

冰妹:长路漫漫。

洛冰河:……

洛冰河:等等……你们是谁?!!

冰哥:悄咪咪看戏中。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