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人渣?!!本人才不是(2)

        作为修仙门派中最具有声望的门派,苍穹山派成人典礼这一天自然有着许多来凑热闹的人。为避免人数过多,岳清源只好规定有邀请函的人才能参加。有资格获得邀请函的,是各门派中已经成人一两年或是还未成年的弟子。这样做就是想表明,既然是年轻一辈的狂欢节日,那么便让他们齐聚一堂,好好放松,抛开门派势力的顾虑玩一下。

        今年清静峰要成年的弟子只有宁婴婴一个,再加上是他独特关照的弟子,所以沈清秋还是为此费了大心思的。

       他没让明帆过来,免得遇上万剑峰的人后两边针锋相对。

       衣袖被轻轻一扯,沈清秋回头看了一眼迈着小步子,视线一直盯着地面的宁婴婴。

       宁婴婴是个长得不错的主,由于今天这番打扮一时间吸引了不少目光。

        害羞了?  

        当然,比宁婴婴好看的人大有人在,这不,仙姝峰的那几位一现身,一阵巨大的叫喊声瞬间冲击着沈清秋的耳膜,震得他大脑嗡嗡直响。
     
         无语了一会儿,沈清秋对着向他缓缓走来的齐清萋礼貌性的点了点头。虽然不喜欢这个聒噪的女人,但毕竟是同门,不好当面表现出来。         

        “哟,沈师兄这回肯亲自带弟子过来了?”甜腻的声音传来,齐清萋用手半遮着嘴,一副娇小少女的模样。

        “婴婴怕生,我陪着她好些。” 

        “没想到师兄这么善解人意啊,我怎么以前不知道?”齐清萋也是不喜欢沈清秋的。只要前者在哪儿被她撞见了,她是必定会冷嘲热讽一番的。至于她们两人是什么时候结的梁子,那得从很早之前说起。

        沈清秋和岳清源是上一任掌门费尽手段接回来的,一位沈家的三公子,一位岳家的未来家主,都是拥有背景的富家子弟。齐清萋比他们晚三年进入苍穹山派,当时也是个高傲的人,在得知沈清秋和岳清源天赋惊人后,没有犹豫的,她马上就决定和他们一较高下。

        结果岳清源碍于对方是女子,所以只用了一半的实力,而沈清秋却是认真对待,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将齐清萋一掌震到右臂骨折,害得她整整修养了一个多月才恢复正常。

        她能不气么?

        齐清萋其实不记仇,可沈清秋对此事完全不在意,道个歉都让人感觉很敷衍。

        真想给那个毫无表情的脸来个一拳!

        这是当初齐清萋心中的念头。

        “今年有时间。”沈清秋给的理由很简单。

        身后的宁婴婴不开心的咬了咬牙。师尊,你别这么直白行么?对我打击很大的!好不容易有机会参加一次大型活动,你可不可以稍微给弟子一个面子啊?

        “师兄峰内弟子较其它峰还少一些吧?有多忙啊?怎么,陪弟子度过成人礼的时间都没有?哦,难道师兄光顾着教弟子如何做人去了?”齐清萋嘴角一勾,冷笑道。

        外人评价清静峰风气好她是非常不悦的。

        风气好有什么用?实力才是硬道理好吗!看看这几年的各峰排名,清静峰往后掉了三名啊!沈清秋你就不能多用点心在弟子的修炼上啊?真不晓得那时候我是怎么输给你的!

         后者根本不掩饰语气中的讽刺,要是其他人在场估计会忍不住开口说点什么,但沈清秋就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无视了。也许是不想和齐清萋纠缠下去,他向宁婴婴做了个手势。

         得到师尊的暗示,宁婴婴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想着现在是在帮师尊脱身,她便鼓起了勇气,说到:

        “齐师叔,典礼要开始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吧。”

        “哼,你这弟子倒是聪明。”是峰主就希望自己弟子在成人典礼上大放异彩,齐清萋还有一些事情要准备,可没空闲再在这里东扯扯西扯扯。

        “之后再见。”她象征性的摆了摆手。

        沈清秋未做任何反应,齐清萋也不指望他能有什么反应。

        成人礼和以前的一样,先是由现任掌门岳清源讲固定的开场念白,再然后各峰将要成年的弟子依次进入主殿,即苍穹山派的主峰。礼毕后各弟子还能挑战自己师兄师姐或是年龄相差不大的师弟,这是成人礼上最有看点的一幕。

        沈清秋看到了洛冰河,就在柳清歌的身后笔直的站着。

        几年不见,变化挺大的,差点就认不出来了。

        似是察觉到沈清秋的视线,洛冰河微微一偏头,便与其四目相对。

        清静峰峰主?

        沈清秋师伯?

        洛冰河还记得四年前自己刚刚通过门派试炼,心中主意是欲加入清静峰的,但沈清秋却是在原地思考了将近半个时辰,最后将他一脸慎重的交给了柳清歌。这件事洛冰河没有怨言,因为他明白沈清秋的苦心。多亏了沈清秋师伯,才有了他明朗的前程。

         洛冰河想要去感谢一下曾经差点成为自己师尊的人。

        和柳清歌打好招呼,他便去向了沈清秋所在的位置。

        沈清秋吃了一惊。

        洛冰河居然跑到他这儿来了?

        “沈师伯,好久不见。”洛冰河面容上带着微笑,躬身道。

        “嗯。”他们之间能聊什么?沈清秋打了个问号。

         四年沈清秋和洛冰河只见了一面,原因是沈清秋从来不喜欢参加人多的活动,基本上都是由清静峰内的大师兄代劳。

         “嗨,阿洛。”见场面尴尬,宁婴婴忙从后方探出头,对着一袭黑衣的洛冰河招了招手。

         洛冰河小她一岁,她称呼洛冰河为“阿洛”,这足以证明他们的关系不简单。

         沈清秋下意识的咳嗽了一声。

         “啊,不,是冰河师弟。”宁婴婴立刻改口。

         “婴婴师姐今天真让人把持不住。”洛冰河假装出一副被迷倒的样子。“哈哈,开玩笑的,不错,这打扮很适合你,耳目一新啊,师姐。”

        “嘿嘿,师弟嘴真甜!”有别人鼓励,宁婴婴的信心更足了。

        “今天师姐有想挑战的人吗?我也许可以偷偷给师姐情报。”百战峰有四位要成年的弟子,不过他们的主要目的是要在挑战会上一展身手,给百战峰争光,而洛冰河是门派里名气最大的弟子,估计挑战他的人不在少数。不仅是为自己,还是为同门,他当然要提前打探好消息。

        “呃……我……还没想好呢。”

        “仙姝峰吧,女弟子多。”沈清秋替自己弟子决定了。这是个锻炼宁婴婴战斗技巧,增加战斗经验的机会,他可不会放过。沈清秋清楚,宁婴婴怕自己给清静峰丢脸,所以每年的门派会试她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辞掉,把名额让给了师兄弟们。

        唉,这傻妮子,那些男弟子早就把脸丢光了好吗?你怕什么?

        “婴婴师姐,如果是仙姝峰的话,那就恭喜你了。仙姝峰今年参加的弟子正好是资质一般的,师姐你没问题。”

        洛冰河也清楚宁婴婴的性格,再加上对方一有什么心事就喜欢找自己吐露,他对后者在清静峰的处境便了解的极深。这个时候沈清秋一把仙姝峰拿来说事,他瞬间便明白了,立马顺着沈清秋的话接了下去。

        洛冰河在帮他?

        沈清秋饶有意味的瞥了洛冰河一眼。

        每回的成人礼他都做了功课的,这回也不例外。对于仙姝峰,只能说弟子资质一半高一半低,而洛冰河故意说错,是为了给宁婴婴表现自己的勇气。

        洛冰河,至少没那个世界的洛冰河糟糕。

        “阿洛,你不会骗我吧?”宁婴婴想起自己被洛冰河骗过的次数,顿时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是真的。”沈清秋再一次抢先回答。

       

      

————————————————————————————

努力更!

离高潮还有很久的剧情。

我想写高潮了。

不,不行!要一步一步来!

评论(11)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