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人渣?!!本人才不是(4)

         宁婴婴会秘法沈清秋是知道的,这妮子什么时候能够藏住心事不让他知道?不过秘法是哪儿来的她就死活不告诉自己。他也是头疼,但又无可奈何。叮嘱过多次叫她小心点,千万不能用秘法,除非是生死攸关的当头,要是被人发现就遭了。

         唉,幸好今天他及时制止了。

         宁婴婴正在一边抄写经传,这是沈清秋的惩罚。

         明帆在外面探出半个头来,偷偷摸摸的看着,显然不清楚现在是什么个状况。师尊生师妹气了?这是他的猜测。怎么办?如果进去的话师尊会不会把他干的事也拿出来数落一番?明帆抖了抖身子,把头收了回来。

         不敢想,不敢想。

         “明帆,有事?”

         沈清秋的声音传来,把陷入犹豫的明帆吓了一跳。

         “啊……师尊……那个……百战峰的洛冰河求见。”明帆吞吞吐吐了半天,总算是将话说完整了。

         洛冰河?

         他竟然会来清静峰?沈清秋心中疑惑。

        “请他进来吧。”

        清静峰的待客之道,从来没有让人等的道理。

        …………

        “师伯好。”洛冰河一脚跨入门槛便看见在一旁认真抄写经传的宁婴婴,愣了那么几秒,他马上反应过来,对着沈清秋抱拳躬身。他这一句礼貌性的问候,才使得宁婴婴偏过视线,朝他望了一眼。

        似是知晓洛冰河此行的目的,宁婴婴脸色立刻就变了,忙冲洛冰河摇了摇头。

        沈清秋注意到了。

        “你是为秘法一事而来?”沈清秋不傻,在洛冰河进门那一刻他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后者的样子,像是过来领罪。

        “师伯,是我的错。”

        “你有何错?”沈清秋眉毛向上一挑。

        “秘法是我给婴婴师姐的。”洛冰河如实交代。

         当初,是他找到遗迹并碰巧被宁婴婴知道的。他本来打算独自一个人去瞧瞧,结果宁婴婴怕他出事,非要一起去。洛冰河自然是劝不住她的,要不然的话他会总是为她的事而操心?幸好那个遗迹只是某个宗派的分支,里面没有很危险的机关。相应的,它所隐藏的秘宝也十分有限。

         只有两个密封的石盒,石盒里分别有一通卷轴。

        为了答谢宁婴婴,洛冰河将其中一通卷轴给了她。

         那居然是秘法?

         这运气,洛冰河也是服了。

         他手上的卷轴,是某功法的残卷。

         洛冰河不嫉妒宁婴婴,相反的,他埋怨自己。

         为什么不仔细查看卷轴的内容?!!

         太大意了!

         说来说去,都是自己的错。

         敢做敢当。

         “你哪来的秘法?给婴婴又是何居心?”沈清秋语气渐冷。

         原来是你这小子害的婴婴,亏我查了这么久。

         “在一个遗迹中找到的。宁婴婴师姐担心我,所以和我同去。是我的失误,我应该把一切弄清楚才对,怎能忽视师姐的性命。”洛冰河既然能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是不怕沈清秋将所有的事都给揭露出去的。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要不被重罚,剥夺作为特殊弟子的权利;要不被掌门逐出山派。

        他加入苍穹山派,是为了得到力量,免得日后保护不了想保护的人,可不是为了放弃做人的原则,只顾自己的利益。

         千万不能连累宁婴婴师姐啊……

        “师伯,此事皆是我一个人的过错,不关师姐的事,还望师伯不要处罚师姐。”洛冰河坦然的抬起头来,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有些事情,不做就真的会让人后悔一辈子。

         洛冰河想起了几岁时看着母亲被欺负自己却害怕得畏缩着身子不敢动的样子。后来忆起,他觉得自己窝囊。

         窝囊得不能再窝囊。

         “……”沈清秋刚组织好的话噎在了嘴边。

         那眼神,不是骗人的啊……

         这小子,有勇气。

         是自己看轻了他吗?其实洛冰河远比他想象中为人正直得多?

         先放他一马再说,毕竟自己的怀疑如果是错的,那苍穹山派可就损失了一位精英。而且,把真相说出去对宁婴婴日后的发展也不好。

         时间还长,不急于一时。

         至于秘法……他来想办法。

         手指不断摩挲着冰凉光滑的茶杯,沈清秋余光瞥了一眼满脸紧张,但又不开口的宁婴婴。心道这妮子倒是聪明,知道我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所以没有插话,避免把我惹火。

         沈清秋一旦彻底生气,那可是连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了。

         宁婴婴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导致沈清秋对她完全发不起火。

         “罢了,事已至此,把真相说出来也没用。”

         “师伯,您的意思是……”洛冰河一喜,但表面上还是一副恭敬的模样。沈清秋的性子他不是很了解,所以小心为上。

         “我就当没这个事。”

         护短?哼,谁不会啊?

         柳清歌都会。(柳清歌:???)好吧,是齐清萋。

         沈清秋也没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

         算是突破自我了吧?

         “谢谢师尊!师尊最疼我了!”结果洛冰河一个没留神,宁婴婴便欢呼着,奋力一跳,扑在了沈清秋的身上。洛冰河领教到了,女子撒起娇来,可以把男女授授不亲的伦理忘得一干二净。

         无语的用手蒙住眼睛,洛冰河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等待着风波的平息。

         “不大不小,成何体统!”

         沈清秋的呵斥声响起。

         多大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

         “见笑了。”见宁婴婴鼓起脸蛋,不开心得偏过头去,沈清秋叹了一口气,冲洛冰河道。

         让外人看了场笑话呢。

         “习惯了。”洛冰河话一说出口就赶紧捂住了嘴。

          惨了!我在说些什么鬼东西啊!本来师伯就误会着他和师姐的关系,现在更……

          不得不提一下,洛冰河想多了,沈清秋根本没把这当一回事,他还指望能有个人收了宁婴婴这祸害呢!虽然宁婴婴也是个对他非常听话的弟子,但她的听话,是建立在一定的概率上。概率嘛,人是猜不透的。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洛冰河只想赶紧走人。

         “希望你能保持这样。”在洛冰河转身的一刹那,沈清秋忽然没头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啊?”

         洛冰河一愣。

         等等,什么意思?

————————————————————————————

晚来的一更!

的确很晚。

呃……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评论(1)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