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羽翛*

绘画,小说
cp很杂
主《渣反》冰九,七九。《全职高手》叶黄,韩张,江周,双花,喻王。
《魔道》《梦间集》《凹凸》《王者荣耀》《刀剑乱舞》《游戏王》《火影》鸣佐,《我的英雄学院》all爆,《fate》拉二闪

不定期更新,喜欢写段子,然而还是写正文好~

黄少天有那么----可爱!
鹤丸国永有那么-----好!

朴智旻有那么——帅,欲和萌!

【冰九】人渣?!!本人才不是(5)

最近不知怎么回事,沈清秋的眼皮一直在跳。

    放下手中的古典,他疲惫的揉了揉眼睛。太累了吗?不,不像,以前他又不是没熬过夜,给他的感觉不一样。有点不安啊,沈清秋起身推开窗户,理了理因长时间卷起而变得褶皱的衣袖。将手背在身后,他望着夜空中泛着微光的星芒,深思着。

宁婴婴被自己赶到山下去做任务了,这妮子不找些事情来打发她,她就一直在沈清秋的耳边说这说那。什么不许半夜还批改卷宗或是查阅典籍;什么要按时休息;什么修炼得注意尺度,不能对生命安全开玩笑。这是认为她的师尊只是个修为低下的凡人吗?沈清秋现在的实力可只比掌门低一阶啊!

以任务的工作量来算的话,今天中午宁婴婴就该回来了。当然,不排除后者在路上玩心大发的可能,这样的情况都有好几回了。

手不受控制的握紧,沈清秋就是觉得不放心。

还是得去看看。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

 

“什么?你想下山?”岳清源语气透着一股怀疑的味道。出现幻听了吗?清秋师弟居然会主动提出去山下逛逛的想法?偷偷用力掐了一下胳膊。嗯,疼,那就是真的了。“啊,啊,清秋师弟不用来问我,想去放松心情就尽管去啊,我怎会不同意?”

“清秋谢过掌门师兄。“

“哈哈,这有什么好谢的。”岳清源连忙摆了摆手。他虽然是和沈清秋一起被上任掌门带回来的,但其实他们两人并不熟。啊,不对,是刚开始不熟,后来他们的关系就变好了。

岳清源是把沈清秋当作亲弟弟一般来对待的,无奈这个弟弟极其不擅长听别人的意见,总是将他的好言相劝给无视。岳清源表示,当哥太不容易了。

哎呀,怎么回事啊?清秋师弟是忽然开窍了吗?他很清楚沈清秋的性格,要说这世上谁最了解沈清秋,岳清源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敬职敬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沈清秋再贴切不过了。没有人可以比得过他对自己身份工作的认真劲,即使是岳清源。

沈清秋不会无缘无故的来穹顶峰,除非岳清源有重大事件要公开发言,发布高难度任务也是岳清源亲自去清静峰找他,对此齐清萋暗地里嚼嘴根子不止一次了。

等等,岳清源猛得敲了敲额头。错了,错了,自己高兴的太早了。清秋师弟哪会这么容易改变自己,而且是在没有任何条件触发下?明明有过前例的,自己又忘了,瞧瞧这记性啊。

“师弟是担心婴婴那娃子吧?没事的,不过是晚了几个时辰。不过……你去接接弟子也可以啊。”岳清源笑了笑。

苍穹派明确规定,峰主如若要下山,必须得有足够的理由,才能得到掌门的口谕。像这种只是单纯担忧弟子安危却无实际缘由的,通常是不许下山的。很明显,岳清源这是用了私权。

会意的点点头,沈清秋向对方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弟子洛冰河求见。”

刚准备离开,沈清秋就听见熟悉的声音传来。

洛冰河?

岳清源和沈清秋两人还未反应过来,便看见洛冰河径直走进了大殿,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互相望了望,一人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悦,而另一人则是一副悠然的模样。

洛冰河这家伙居然偷听他和掌门师兄的谈话?胆子够大的啊。

“我想和沈师伯一起去。“

“嗯?”沈清秋吃惊。

“哦?为何?“岳清源没有因为洛冰河不经同意的闯入而生气,反而好奇的问道。洛冰河虽然比沈清秋通人情事故,但两者其实差不多,都是做起事来就忘记时间概念的人。两人在同一地点面对面可是难得一见的场景,正好被自己赶上了啊!

“婴婴师姐出事了。”洛冰河说这话的时候神情十分平静,但并不代表他不着急。越是严重的事情,他就越是像个平常人。

异于常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这大概是他小时的往事所造就的。

是福还是祸呢?

这个问题他时时刻刻在问自己,答案却没办法归于哪一边。

“我凭什么信你?”沈清秋往洛冰河的方向走了几步,气势骤然一变。身为宁婴婴的师尊,他都不知道自己弟子的安危,后者区区一个外人是哪来的勇气敢明目张胆的说出婴婴出事这种话?算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吗?

“师伯,我给过师姐传息纸鸢,可就在前一个时辰,传息纸鸢的气息不见了。“洛冰河感受到潮水般的威压朝自己涌来,抬头对上沈清秋的视线,他完全没有表现出紧张。

传息纸鸢,简单来讲,就是和绑定者气息连接为一体的信息传送器。它一般分为两个部分,即”仲“和”离“。仲是散播,离是接收。一旦绑定者遇见危险,手上拿着”离”的一方就会立刻察觉。

“什么?”

“沈师伯,冰河说的是实话。”洛冰河眼神中透着一股凝重。不能再拖下去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师姐的处境恐怕会随之变得越来越糟糕。

“暂且相信你的话。”沈清秋不可能不在乎宁婴婴。“你先走,我还得回清静峰交代一些事情,马上与你会合。”

“好。“洛冰河没有犹豫的,转身就走。

“路上小心。”岳清源说。

“嗯。”

景海(清静峰的大师兄)出关了,保险起见,沈清秋决定带他一起去。

……

微微偏头,看着这个大自己好几岁的师兄,洛冰河在心中暗自感叹。听说清静峰内有一位天赋实力都不错的弟子,可惜的是对方长时间在禁地修炼,难以见上一面,没想到今天让自己遇上了。

幸运?

景海长相不赖,皮肤呈健康的土黄色,眉峰凌厉,鼻梁高挑,一眼看上去就如同是个武力值爆表的文客。唯一缺陷是,他的半张脸被银白色的面具遮掩着,导致他的整张脸看不真确。沈清秋向洛冰河解释,景海在一次任务中遭到偷袭,被敌人毁了半张脸。为了不吓到别人,他才带着面具。

难道这就是景海师兄不愿参加任何大型活动的原因?

景海自然察觉到了洛冰河在盯着他,褐色的眼瞳中闪过一抹诡异的光,他嘴角轻轻一抿,令沈清秋意外的开口说道:

“师弟,专心赶路。”

“啊,多谢提醒。“洛冰河收回了打量的目光。不管怎么说,这样盯着人家的确是不礼貌,可他就是对景海无好感。不是讨厌,是一种莫名的心悸,让人怪不舒服的。虽然第一印象没那么坏,但在景海身旁的时间一长,他的心中便产生了想要远离对方的想法。

错觉吧。

自己的弟子自己最清楚,景海什么时候变得会跟刚认识不久的人谈话了?沈清秋疑惑。也好,这孩子是得多跟别人交流交流,学会在生活中与人打交道。

自从被偷袭毁掉半张脸后,景海就不愿外出了。

果然是打击太大了吗?

纸鸢信号消失的地方是魔界与人界相汇线上的一处荒芜小镇。那里,曾经是修仙界较为繁华的人类聚集地。多年前的一次人魔大战彻底改变了小镇的面貌,就是天琅君宣布要统一两界的那次战争。

沈清秋参与了那次战争。

惨烈。

死了多少人呢?

他不记得了。

那时他一心只想着战斗快点结束,至于哪方获得胜利,真的不重要。

天琅君他的经历沈清秋了解得很透彻,不过是想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就这样而已,仅仅是个平常人都想实现的愿望。沈清秋承认,天琅君的做法可能被称为极端,但这是被逼的啊。

说是战争,还不如说是一场闹剧。

宁婴婴的任务,是去调查小镇上最近有没有魔族活动的痕迹。本来只需粗略巡视一圈即可,不知她遭遇到了什么。

被魔族抓住是最大的可能。

“婴婴师姐会没事的。”洛冰河一边运用体内的灵力加快前进速度,一边留意着沈清秋的情绪。沈清秋和景海的实力皆在他之上,要跟紧两人,不使自己掉队对他而言倒是有点勉强。

“我知道。”沈清秋没有回头。“你来中间吧,我垫后。”

“嗯。”洛冰河心中一暖。

这是怕自己在最后头遭到袭击吗?

 

 

 

 

更新超慢的我……呵呵,自己好懒啊,已经没话说了……

评论(2)

热度(86)